涂涂写写三=͟͟͞͞└(┐卍^o^)卍

【白金數據/淺神】Mayoko交換點文:淺間班、第1.5的親密接觸

这是八目这篇的后续,依旧没写完wwww,差不多也是那个时间写完的,现在放上来只是想提醒xx



>>>一个月前

浅间难得的有了一个假期,本来预计一觉睡到自然醒把原来没睡够的都补回来,结果还是被雨敲打窗户的声音吵醒了。浅间揉了揉稍微有点痛的太阳穴,惺忪的睡眼看向窗外。
雨相当大,已经看不清远方的楼房,灰蒙蒙的天空和空无一人的道路连成一色。
啧,什么时候下得这么大了,虽说自己不会有什么约会,但是自己还要出门去买生活必需品的啊。看来只能等雨小些以后再出门了。
因为只有一个人住,所以浅间穿的很随便,就是随处可见的背心配短裤,如果就这么出门说不定会被别人当做无业大叔所嫌弃吧。不过还是那句话,自己不会有什么约会,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遍。这就是浅间不怎么在意自己形象的原因。每次开会都是能躲就躲,所以西服根本不常用,配发的领带也总是扔掉,但是扔一次那须又给他发一次。
至今还是没有心仪的女性。再者说平时的自己总是忙于工作,虽说工作狂的男人也能在自己的工作环境里找到对象,可是……
浅间的脑内迅速闪过了自己的班员。
饶了我吧……浅间一边想一边走向了冰箱,里面空空的,还好有一罐啤酒,那在等待雨停的这段时间就先一边和啤酒一边看电视来打发吧。

雨天,在小公寓里一个人喝酒看电视,连胡子也没刮,就是个颓废大叔啊!浅间无奈的笑了,要是被认识自己的人看见的话估计别人都会惊讶地说不出话吧。自己的那几个班员倒是很清楚自己爱喝酒,但也没见过如此不成体统的自己。
(……不止说不出话吧)
一个模糊的身影忽然浮现出来,自他被抓走以后,浅间其实每天都会想起那个身影。
神乐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呢?
仰起头灌了一口酒,正巧这时门铃响了。
先不提会有什么人会来找自己,这种时候会来敲门的到底是什么人呢?难道是房东?自己可不想再换地方了啊,自己因为晚归而且喝酒抽烟被当成可疑人士赶走了好几次啊,不过冒着雨天都要来找他的应该不会是这种事情,浅间一边思索着一边走向门口,不过门铃越按越急,一狠心想着反正不会是自己认识的人就不换衣服了一遍跑向了门口。
刚打开门,浅间就差点把还没咽下去的酒喷了出来。
“喂,你好慢啊……”对面的人开口了。
“砰!”浅间把门关上,准备睡个回笼觉,自己一定是还没睡醒出现幻觉了。啊,说不定现在就是个梦。
“喂喂!浅间你什么意思!”门听上去快被他踹飞了。
是的,浅间,在那里,看见了,刚刚还在脑里的神乐。
但是神乐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啊,再说神乐怎么会知道自己的住址……身为刑警的浅间很快分析了所有可能性,但结果仍是自己可能是出现幻觉了。
怎么可能是幻觉啊!浅间只能乖乖打开了门,而且还是这身颓废到不行的打扮。
面前的神乐还是老样子,看来在看守所的那几天他并没有过得很差,浅间多少还是放心了一点。不过仔细看才发现神乐身上湿了好多,果然刚才因为关的太快加之黑衣服不容易显出水渍才没看到。
“都湿透了啊!快进来!要不会感冒的!”浅间慌忙把神乐往屋里请,神乐一边走进屋内用眼神说着“是谁刚才准备把我扔在外面的。”只好干笑着,视线飘到了天花板上。
“浅间先生,我这样进去不要紧吗?”神乐忽然停下脚步,指了指自己已经湿透的鞋。
“啊啊没问题的,我不在意,一会儿我打扫就可以了。”
“那就打扰了。”神乐走进了房间,才发现他手里一直拿着一个小的公文箱。
等等……公文箱?!
浅间顿时神情严肃了起来,职业习惯让他下意识看了下周围,随后弯下腰小声问“神乐,是不是有什么任务?”
神乐愣了一下,此时浅间的脸近在咫尺,下意识地将浅间推开,不自然地扭过头,“从某种意义上说,你的确有任务。”
“所以你才出来了?”
“可以这么理解吧。”房间很小,两个人没走几步就到了客厅,神乐先是将包放在一旁,已经湿了一些的大衣抖了几下,再挂在一旁的衣架上,干完这些后才翘着二郎腿悠然自得地坐在了沙发上。桌子上还保持着之前乱糟糟的状态,空酒罐四处都是,明显没怎么收拾过的房间和刚刚神乐干净利索的动作真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啊,还包括浅间的打扮。
虽然让最不想希望看见自己这个样子的人看到了,浅间已经无暇管这些了,走到沙发这里,然后选择坐在神乐一人间隔的旁边,神乐应该不希望靠的很近吧。如此想着。
“说吧,是什么样的任务?”
神乐向他微微侧了下头,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似的嘴角上扬
“我觉得……你还是看一下你的手机比较好喔。”
“欸?”

“啊……竟然没电了啊,完全没注意到呢。”也难怪,平时除了紧急任务一般不会有人打给他,在如此悠闲的日子里手机一直没响浅间也完全没有在意。
不过的确有点危险就是了,万一有紧急任务呢?
刚充上电,手机就响了,神乐好像早就预料到了一样说“肯定是那须的,接吧。”
“?!”正如他说的那样,浅间心中一丝不祥的予感闪过……

Gust│陣風:


       自從神樂遷入淺間家暫住後,和淺間班的成員們的交流頻率便大幅增加。雖然淺間明白地告訴他那群下屬最近自家有位麻煩的住民,近期不方便再讓一群大男人大咧咧地隨便登門拜訪。但一來神樂畢竟不是甚麼高塔上的公主要細心呵護,二來成天待在家裡不和人接觸對身體和精神也不是挺好,偶爾會到淺間工作地點當個臨時外送兼散步的神樂自然而然便和戶倉為首的淺間班成員熟稔起來。       


       不過就算從對立的狀態轉變成見面會寒暄幾句的關係,神樂一開門見到已近假日末班電車時間,還帶著酒氣出現在自家(淺間)門口的戶倉一眾還是稍微帶了點不悅。  


     「淺──間──桑──」神樂還未來得及轉頭招淺間來訓一訓他的麻煩下屬們,戶倉就拉著身邊的人扯著嗓子熟門熟路的摸進淺間狹窄的客廳,手上一整袋的啤酒匡噹一聲代替門鈴讓淺間從臥房探出頭張望,低頭一見這群小子明知故犯地跑來自家嚷嚷說要開慶祝破案二次宴無奈的好氣又好笑,到底還是沉著臉壓著嗓子趕他們走。  


     「淺間桑、戶倉他醉了啦。」叫做麻生的年輕警員陪著苦笑「他一直說要續攤,想說離淺間桑家蠻近的就......我們會負責清理的啦。」  


     「把那小子扔路邊就行了,」淺間皺著眉頭拉開醉的一蹋糊塗胡亂向神樂搭話的戶倉「都多晚了當我明天不用上班啊──」  


     「淺間桑,」神樂看著皺著眉頭嘴角卻微微上揚的淺間,做了個手勢制止「沒關係,就跟他們喝吧,反正我也還睡不著。」   




       原先淺間不打算同意,但神樂主動表示他不介意小酌一杯。雖然經歷過一段逃亡生涯和輾轉於各大機構的療程之後,本來就不是很喜歡社交的神樂和他人交流的意願更是前所未有的低迷,但經過這段日子的相處神樂無需任何科學分析就能明白淺間班的成員們都是一群正直善良的人們,且在淺間的領導下運作良好並關係緊密,這點從冒失造訪的戶倉手上一打的啤酒就得見端倪。況且、比起對淺間部下們的信任更為重要的是,雖然神樂並不樂意自己的生活被打擾,但也不願像是病人或弱者般勉強淺間配合自己的生活習慣。    


     「這次我們真幹得不賴啊......甚麼分析的......到頭來還不是靠現場,哈啊!誰說現場不重要哈!」


     「說啥啊戶倉!中間還不是靠分析的資料才確定犯人的,況且、就算現場再厲害也輪不到你啦哈哈!」  


     「本田你那甚麼話啊......不要總吐槽我啦!上次交通課的真由子來你也這樣你討打喔!」  


     「哈哈哈!」       


       淺間家小小的客廳裡擠了五六個大男人,觥籌交錯之間每個人都添了幾分醉意,尤其來續攤的戶倉等人更是徹底喝開了口無遮攔。神樂小口小口地喝著漸漸退冰的啤酒,DNA分析的普遍採用徹底改變了以往的搜查模式,但特解研和警察廳太過武斷的介入讓現場警員累積的不滿也與日俱增,兩方的齟齬從神樂仍主事時便從未停過。某方面來說,身為初期開發者的神樂就是上級為了預防DNA分析出了甚麼差池而特別保留下來的最後王牌。   


     『DNA分析是我的全部──』這是在逃難之中毫不隱瞞地對白鳥里沙吐出的真心話,事過境遷至今神樂的想法也一直沒有改變,不只是為了自己、也為了白金數據而受到傷害的人們,自己必須要擔下守護系統的責任。不過縱然明白『DNA分析系統是為了國民的幸福而存在的』這樣的悲願絕對不可能徹底實現,但神樂也還沒超脫到聽見嘔心瀝血打造的系統被他人肆意評價還能置若罔聞。    


       啤酒慢慢的變溫了,苦澀的味道不只殘留在味蕾,和著一夥人的無心話語直往心底去。神樂沒有反駁、事實上他也不知道對著一群勞心勞力後開著慶功宴的刑警能反駁甚麼,他已經不是當初相信DNA就是人類全部的神樂龍平了。淺間好像咂了咂嘴對戶倉說了些甚麼,隔著鼓譟的吆喝神樂甚麼也沒能聽清楚。他的胃袋盛滿了苦澀的酒水而沉重地下墜,喉頭則被酒精燒的又乾又渴。神樂垂下頭躲避那些和煦得幾乎燙人的笑語,抵著膝蓋隨著麻生的大笑微微搖晃著,而後又開了一瓶酒。  




       淺間擺平了一幫纏人的後輩總算有時間注意神樂時,那名嬌小的男子周遭已東倒西歪的堆置著幾個壓扁的鋁罐,酒水殘液在泛黃的瓷磚地板上灑出一片狼狽的痕跡。神樂靠在膝上的姿勢讓他無從判斷對方的表情,只能從整身的顫抖斷定他顯然相當不適,即便把酒精效應考慮進去,神樂的狀態相較客廳裡其他醉鬼顯然也太過嚴重。   


     「神樂──?」  


        神樂還在輕微地左右搖晃,淺間只好按著他肩頭讓他稍微穩定一些「是我、淺間。」


     「啊、淺間桑......」青年的眼神怎麼樣都無法聚焦,垂著頭良久才吐出虛弱的問句「我.......醉了嗎?」


     「大概吧,還能走嗎?」  


     「應該.......」  被溫暖手掌輕撫的感覺並不壞,但頭疼仍像潮汐般一波波襲來,神樂用力瞇了瞇眼想弄清自身處境,穿過額髮到達眼底的浮光掠影扭曲的像溺斃前夕望向水面的景色,淺間隨面部表情生動變化的皺紋像水波偶爾的暗紋,昏黃的燈泡化作高懸天際的恆星。神樂又開始覺得暈眩,人在陸地但壓迫胸腔的力量分明大過水壓,肺泡內珍貴的氧氣開始毫不留情地逃跑,他不住地重咳,伏在地上幾乎都要把肋骨咳斷那樣。   


     「喂、神樂、撐著點──」  


     「嘔──」




       淺間憂心地看著扶著白瓷馬桶乾嘔不止的年輕科學家,若不是最近結了個大案子,他也不至於一時心軟答應戶倉一夥來他家胡鬧。雖然神樂看上去也不是很反對,但就結果來看他顯然是過度勉強自己了。 


       神樂緊抓著冰冷的馬桶邊緣好一陣斷斷續續的嗆咳,反胃感一陣陣的加劇卻甚麼也沒嘔出來。四肢無力地成近乎癱倒在地上的姿勢,但每當眼皮沉重疲憊的幾乎闔上就會被瓷器的冷涼和胃部的翻攪驚醒。  


       淺間看著難受地幾乎縮成一團的神樂想著讓他再這麼耗下去也不是辦法,乾脆心一橫早點解決讓他早點休息才是上策。  


     「神樂、」淺間伸出手「啊──」  


     「啊?嘔──」  異物按壓舌根的不適一瞬間便讓神樂雙眼泛淚,指關節因用力而泛白仍忍不住翻湧的噁心,低頭往馬桶便是一陣嘔吐。  


     「好啦......吐出來就好點了......」淺間空出另一隻手輕拍神樂背部,對方斷斷續續地幾乎要將整個胃部都清空,淺間抓準時機在他差點將胃酸也嘔出來前抽回手指,打了一臉盆的水把自己和神樂弄得乾乾淨淨。  


     「我的部下們是群好傢伙吧?」淺間一邊擦著神樂的臉一邊觀察著他的表情,即使戶倉那群傢伙滿嘴胡說,DNA分析還是利多於弊的劃時代科技,至少讓電腦白癡的自己也能很好地配合使用就足見努力。雖然神樂一直不提,但顯然白金數據事件讓他對系統的運用失去了點信心,喝得這麼醉估計也是把戶倉的話往心裡放,一個勁的喝悶酒而一時喝過了頭。   雖然神樂更狼狽的模樣他也不是沒見過,但相對地自尊心高的嚇人的神樂一但察覺曝露弱點,若不說點話轉移前主任研究員的注意力,只怕接下來兩三天他都不願再開尊口吐出任何一句話了。   


     「.......你是說外面那群酒鬼?」果然神樂過了好一陣子才回話,聲音慵懶地夾著嘲諷的意思,倒也沒有醉酒前的不快和鬱悶,只是懊惱著糗態畢露的一點伶牙俐嘴。  


     「他們平常工作時還是好得很啦、你也親身體驗過了不是?」


     「好得很連一個科研人員都捉不到啊,淺間桑定義的『好』真是與眾不同呢。」  這傢伙稍微舒服了點就開始逞口舌之快啊……嘛雖然不論狀態如何神樂還是得虧一虧身為刑警的自己的。久別重逢時淺間也被他釘的滿頭包,完全沒有因為疲憊或病症而收斂的意思。淺間思及剛來的時候神樂雖帶病容仍囂張跋扈的樣子就想笑,過了許久才想到該替搜查一課扳回點面子「你.......唉.....最後還不是被我抓到了?」   


       神樂沒有回應,淺間撥開他過長的瀏海才注意到青年在他回憶時已悄悄入眠,酒水和胃酸的嗆鼻味籠著他一身,臉頰看上去又削瘦了幾分,稍微整理下就讓他安頓回房間好好睡下了。
  


/


3/16左右完成的點文,現在回去看真是各種雷,想一次塞進太多東西了,轉折也很僵硬整體行文也不順暢,以後應該還會再修改吧。


喜歡一些小小的段落,但果然還是黑透了wwww


認識Mayoko很開心喔,淺神小夥伴!雖然最近很忙但是我還是會抽空回line抱歉QQ

评论
热度(17)
  1. Gust│陣風長閑日和 转载了此文字
    好萌QQ我忽然覺得自己不會寫神樂想死
  2. Gust│陣風麻油的被窝 转载了此文字
    之前忘了轉!愛小夥伴!萌!
  3. 長閑日和麻油的被窝 转载了此文字
    和mayoko的联文,第一次下笔写浅神果然觉得很难,脑子里想的和成文完全不一样()有bug请宽容的2
  4. 麻油的被窝Gust│陣風 转载了此文字
    这是八目这篇的后续,依旧没写完wwww,差不多也是那个时间写完的,现在放上来只是想提醒xx>>>一个
© 麻油的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