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涂写写三=͟͟͞͞└(┐卍^o^)卍

【汉化】Happy birthday to you

*tafu桑很早以前的汉化,放上来存档,感谢tafu桑的帮忙~


到了六月的东京,如往年正式宣告进入了梅雨季节。
看著就快要下雨似的阴暗天空,神乐毫不畏惧刚下班的女性上班族们,反倒去了位於城内的购物中心。
时间才六点而已,如此一来因为和刚结束工作的浅间碰面什麼的是第一次,不自觉地就特地提早了一小时赶来这里。为什麼会这麼的期待呢?嘛、是太闲了的缘故吧。
最近总是穿著丹宁的神乐,因感到了一股凉意,今天改穿了白色的棉制衬衫和藏青色的背心,并系上了同色系的细版领带。基本上戴上半框眼镜对神乐来说,就是有打算好好打扮过一番了的样子。而随身携带的小包包里更是只带了钱包和小说。
正当在星巴克的吧台,边喝著拿铁,边看著书来消磨时间时,一名长发女子在旁出了声。那名女子穿著宽松的Tshirt,双腿从短裤下裸露而出。现在的年轻人啊。
「一个人吗?」
用看的就知道了吧,还有特地问出来的必要吗。
「诶诶,嘛算了。」
「你是要和什麼人碰面吗?」
「哈啊」我用整个感到莫名其妙的口气回答她。问得这麼细是想劝我入什麼宗教还是怎样吗?
「这样啊,抱歉哪。」女子说完就离开了座位。
搞什麼东西啊。
决定在时间到之前,在会合地点的附近看看有什麼商店好逛。在放置男装的架区缓慢地走走看看的神乐,面无表情地在心中暗暗寻找著适合浅间的衣服。
最近对观察浅间的穿著感到颇愉悦。平常对外观不太在意的浅间,如果哪一天看到他突然变得年轻又帅气,我一定会认不出来并且无法接受的吧。
用手把一件拥有不明显的淡紫色的名牌V领Tshirt摊开,尺寸是XL。肩宽是这样的吗?回想起从后面拥抱住他的感觉,径自地害羞了起来。
「欢迎光临」
一脸关心的的男店员靠了过来。对方迅速地撩起烫成波浪状的前发,用那张日晒过的脸蹦出了灿烂的笑容。虽然是很帅没错,但对方那意识过剩的态度实在是不可恭维。
这间店,看样子不行哪。
「那是今天才刚进货的新品唷」
一副在跟学生在搭话似的痞男哪。不过大概还是神乐比较年长吧。明明也没有要听的意思,店员却劈哩啪啦地自故自的讲起关于今年的流行什麼的,就当作啥都没听到吧。
「在找尺寸吗?」
「不,就这个吧。」
好麻烦啊。神乐连看都懒得看。
「对客人您来说不会太大了吗?」对方说了句多余的话。不过算了管他的。
明确地指向了它 。神乐有些恼怒地再说了一次。「就这个。」
「啊啊,如果是客人您的话就算穿了大件的衣服,也是非~常地可爱的唷」店员清爽地踩了神乐的地雷。
原来如此。神乐扶了下眼镜,以冰冷的视线射向店员,呼,仅有嘴角往上上扬。
「这是我恋人的尺寸,所以没关系的。」
「恋人,吗」被神乐的发言冲击到的店员,明显露出了狼狈的样子,眼神不住地游移著。
「嘛啊,虽然我穿的话,的确就变成男友衫了。不过说不定他也好这一味也说不定哪」艳丽地回了个微笑。
「蛤啊」店员踉跄了一下。无意中地听见了秘密情事,露出一副到底该怎麼办才好的脸。
「从你那裏学到了不少好东西,非常感谢你的亲切。那麼,请给我这个吧。」
「我、我知道了」收过了Tshirt和现金,因为太不好意思,摆著快待不下去的表情,不断往后退的店员,猛然看向神乐的后方。
「神乐,找到了找到了。」 是浅间。口中念著唉呀唉呀,神乐吓了一跳。
「浅间先生」
「因为你不在碰面的地点所以在找你哪,终於碰到面了太好了。」
店员像是要把浅间给吃了似的直盯著瞧。彷佛能听见『这是恋人?!』之类的惊愕的心声。浅间好像比他脑海想像中的还要出乎意料地成熟的样子。
「抱歉哪」神乐抬起头道歉到。
「嗯」浅间微笑著,将唇埋进神乐的黑发里。
眼前这画面对一切尽收眼底的店员来说多麼有杀伤力呀。猛地脸整个都爆红了起来,像是逃跑似地跑去了收银机那裏。
哼,神乐从鼻子传出了声。
「你啊,是被那个店员说了什麼吗?」
「没有啊」
「仅凭自己的特点,让对方感到不好意思进而困扰对方,多麼高超啊」浅间苦笑道。
「你明明也好不到哪去」
「哈哈。那个刚遇见时总是气冲冲的神乐真是好久不见了哪」 浅间笑了出来。
「讨厌吗?」
「不,那倒也挺不错的」
「你啊,还真是个疯子呢」
气消了的神乐心情也好了些,向畏缩著避开目光的店员拿了纸袋和东西。两人便走出了店外。
「要吃些什麼吗?」
浅间身穿几近於黑色的深灰色西装。领带也有好好的系著。今天的是深红色。
「居酒屋怎麼样?」
「那麼。我们上去吧」
「这里,真的好大哪」
连续搭承了好几个自动手扶梯后,终於得以漫步到美食街。
「啊,这个,给你」
浅间从口袋里拿出智慧型手机。
「为什麼」
「有的话比较便利吧。像刚刚那样的话,如果有了这个就不用到处找人啦。因为是用我的个人名义办的,所以也不会被任何人调查或被监视唷」 神乐看著浅间的脸。
「现在这个时代,没有手机什麼的,会被当作被世间给舍弃的人唷」浅间笑道。他自己正好就是这种人。
神乐这才总算愿意收下了。心意远比外观还要更重要哪。
「谢谢,龙也会很高兴的。」既害臊又难为情,连眉头也皱了起来。 电池有电的话就用熟悉的方式去操作吧。浅间的电话号码已经在里面了。
「喔」浅间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我。」浅间出了声。
「我是神乐」
「啊啊,神乐,祝你生日快乐」
感到惊讶的神乐,把手机拿离了耳边,再度看向了浅间。
「你是知道的吗?」
「恩,调查书里有写。」浅间挂断了电话。
「原来如此」神乐笑了出来
「那麼,神乐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度过这个日子,这些事情没有写的吧?今年,第一次想和谁一起共度生日什麼的。」
「......才没有写在上面哪」
浅间抚摸著神乐的发丝。神乐盯著的视线不由得下移到了浅间的嘴唇。这样,根本是在引诱人亲下去啊,笨蛋。
「居酒屋就好了吗?」浅间试探地问著。
「是啊,跟红酒比起来我比较想喝啤酒」
「这样啊」 穿过炉边烧烤的长帘。
「哪,男友衫,要穿吗?」浅间看起来很高兴地道。
「你就这麼,想看吗?」 坐在吧台,把热毛巾啪踏啪踏甩开的神乐,像是呆住了似地回道。
「男友衫可是男人的浪漫啊」
「对穿著的男人来说可不是什麼浪漫哪」
「的确」浅间笑了出来。
乾杯。将倒得满满的大啤酒杯一饮而尽。
「神乐和龙,谢谢你们诞生到这个世界上」
「不用客气」神乐也笑了出来。
作者:http://touch.pixiv.net/novel/show.php?id=3894545
译者:http://www.plurk.com/tafu701

评论(1)
热度(5)
© 麻油的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