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涂写写三=͟͟͞͞└(┐卍^o^)卍

《这不是相亲(上)》

好喜欢()转来鞭策你……

Girl's virus:


  • 碎碎念:还是分开发吧...因为一不小心感觉展开了...(哭



 


《这不是相亲(上)》


  特解研的所有成员都很纳闷神乐为何还没结婚,不,准确点说为何还没恋爱。
  神乐相貌好,头脑聪明,有许多人追求,可这个28岁的女科学家似乎完全没有恋爱的知觉。
  “喂,我说神乐!”一次调查结束后,神乐身边的同事平岛叫住了往实验室外走去的女人。“什么事?”神乐解开白色实验服的纽扣,回头看着他。
  平岛有些不知如何开口,但毕竟是一个工作室的同事,合作这么久了,关心一下那方面的问题也算正常吧?“那个啊……你打算什么时候恋爱?”
  “哈?”这是什么话题,她可从没听过啊。
  见神乐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平岛无奈的单手扶额。
  完了完了,这家伙一定是工作着了魔。
  也确实如此,神乐上班每天都是两点一线,不是跑向实验室兴致勃勃的研究DNA,就是到了点就准时踩着单车回家。 
  不是他对神乐了解太深,而是她的行程太过简单,整个特解研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
  “毕竟你今年28了,也该考虑下这种事了吧?”
  神乐闻言微微皱起秀眉,她的问题还没轮到他来关心吧?
  不过,既然提醒了还是回一句比较好。
  “多谢,有空再看吧。”说完她的左手放在门板镶板的静脉认证系统上。实验室随即滑开门打开,不一会儿,她的背影消失在平岛的视线中。
  看来神乐的这个回答是pass掉了考虑的可能性。平岛轻笑,脱下手套。
  “等着吧,明天保管还有一大波呢。”
  工作狂魔神乐龙平并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她停好单车,上了锁朝个人公寓楼走去。
  “滴——"随着房卡的声音响起,房门打开,神乐一天的神经都放松了下来。
  呼……今天晚上吃点什么好呢。她将卡放在了玄关处。
  泡面?不,那种东西太恶心了,一想起曾经加班通宵时特解研的人集体吃泡面的场景,神乐就感到一阵恶寒。
  这种想法实在可怕,她立马冲到厨房喝了好几口水。
  冷静下来想想,还是把前几天去市场上买的鱼给清炖了吧。
  神乐虽是个工作狂魔加死板的科学家,但做饭菜却很有一手。
  打开冰箱拿出冷冻的鱼,放在洗菜池里开水解冻。
  等待解冻的时候,脑中忽然闪过方才平岛的话,她竟发起呆来。
  虽然不喜欢别人插手说自己的私事,但恋爱这个东西,28年来真的没有考虑过。
  因为觉得是很麻烦的事,觉得没有必要。
  神乐是个讨厌麻烦的人,当然这种麻烦是指工作外的事。
  算了,不想。
  ……
  白天的空气特别好,神乐神乐骑着单车上班时充分感受到了。
  “早上好。”身材高大的警备员微笑着向她打招呼,“今天天气也不错。”“嗯。”神乐抿嘴回笑,停好车先朝新办的办公楼走去。
  不想刚到门口,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一群同事上前将她团团围住。
  “喂、喂?”
  这什么情况?
  “主任!我们才结束了一项大调查,近期暂时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大研究吧?”其中一个脸上长着雀斑的男人兴奋的问道。
  就算这么说,可不可以先让她离开这包围圈啊?
  神乐被挤得有些尴尬,朝右边一个挽着她胳膊的女同事问道:“什么事这么搞……”
  女同事嘻嘻一笑,带着平时工作时不会有的调皮语气回答:“今天绝对不会再让神乐醬跑走了哦!”
  神乐……醬?
  “主任,去相亲吧!”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所有人都应和起来。
  哈、哈?相亲?
  看着这群人里没有平岛的踪影,神乐气的牙齿紧咬。
  该不会……是那家伙的主意……
  “不是平岛君的策划,大家早就计划好了!”旁边的女同事像是猜透她的心思,笑着解释道。
  好吧,就当不是他的主意,那你们……
  “你们怎么不去相亲?拉着我干嘛?”神乐无奈的挣脱来左右的束缚,理了理衣襟。
  同事们表情奇怪的面面相觑。
  神乐见状一愣,脸上挂满了黑线,嘴角抽搐:“不、不是吧……”
  这些人,都恋爱了吗?
  ……
  “拜托,这是特解研,不是恋爱所!”已经到达实验室的神乐迅速披上白衣,对着坐在试验台前的平岛传达一大早就遇到的不满。“这些人最近都怎么了。”
  平岛缓缓抬起头,摘下眼镜,拿过一块布擦拭着:“你是真的太过专注工作了所以都没察觉到吧?”
  “什么?”
  “特解研的人,除了你,都恋爱了哦。”
  神乐一愣,随即立马回话:“都说了对这种话题不感兴趣……喂!”
  平岛戴上眼镜看了她一眼:“干嘛?”
  “那是我的眼镜布!”
  哈,这方面的察觉看来还是挺快的嘛。
  因为神乐的不感兴趣,她确实不曾察觉特解研的人都恋爱了,不过在得知事实及平岛的一大堆啰嗦后,无奈的终于同意去相亲试试。
  “不过你得告诉我,这里面到底什么目的。”神乐瞪着死鱼眼看着面前这个松了口气的男人。
  平岛无力的看了她一眼。
  这个女人啊,自己和其他人作为同事关心一下不好吗,她未免也想太多了吧。
  ……
  第一个相亲对象是特解研附近一所中学的国文教师。
  人长得一般,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穿着一套老式的暗色格子西装,年龄似乎和她相近的样子,看起来很老实。
  但在神乐的眼里,这不叫老实,而是呆头呆脑。
  俩人被安排在一家格调宁静的咖啡厅里见面,神乐坐在他的对面,由于没带眼镜,关于这个男人的一些细节她可看得不太看清楚。
  “您……您好,我叫松本清。”男人率先开口打破沉默,他微微点头,尽量让自己的态度显得十分有礼绅士。
  神乐的表情明显心不在焉,她有些挂念自己的实验室。
  “您好。”
  “听说神乐小姐就在我教书附近的地方工作?”对方似乎对这个问题很好奇,他拿起菜单,目光却是看向神乐。
  “嗯,是啊。”神乐一边回答一边在脑内回忆自己昨天工作时估计的数据有无错误。
  松本清有些尴尬,听她的同事介绍说,她似乎对工作以外的事情并不热衷,看样子不好找话题。
  “平时的工作辛苦吗?”他不知道这样的切入点是否合理。
  服务员递来两人点的可续杯咖啡。
  神乐抿了一口,微微摇头:“感兴趣的职业就不会觉得辛苦,松本先生呢?”自己只是礼貌性的回问,谁知对方却以为终于打开了话匣:“我吗?啊……其实也才教了第三年……说不上什么辛苦不辛苦的,有的时候会觉得迷茫,觉得果然还是去教物理……的吧。”
  真奇怪啊,一个国文老师居然会想到去教物理。
  神乐不解,原本心不在焉的情绪稍微控制了些:“您不是从事文史类的专业么?”松本清像是预料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微微一笑:“不,大学的时候我是理工生,只是毕业后被家人劝说去教国文。”
  还真是悲哀啊,似乎被安排了命运一样。
  神乐的咖啡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喝完了。
  交谈了好一阵下来,没什么感觉。所以说相亲这种东西到底哪里好了。
  她没再续杯,找了个借口告辞离去了。但一般对象都知道,对方中途走开基本就等于没戏。
  第一次相亲,失败。
  第二次相亲,被安排在一家西餐厅,对象是一个外资企业的年轻老板,长得衣冠楚楚,穿着得体大方。
  “听说神乐小姐是一名科学家,在下十分敬仰科学界的人士。”这位年轻的老板停下右手拿刀切下一小片牛排的动作,含笑着看着她。
  “铃木先生言重了,我不是什么搞大发明的人。”神乐摇头,由于被特解研的同事反复强调要穿着正式,她无奈的翻出了尘封多年的适合赴宴的裙子。因为穿习惯了白大褂,现在的身体明显很不自然,拘束无比。
  铃木保将牛排送去口中,轻轻咀嚼,眼眸一直望着对面,眼前的这位小姐似乎很淡定,没有表现出进餐的喜悦,他悄悄松了口气。
  “其实……我有难言之隐,不知该不该和神乐小姐坦白倾诉。”
  既然不知该不该说,那就不说,反正她不敢兴趣。
  可铃木保似乎没有等待她回答的打算,开口说道:“关于这次相亲……我是带着伪装的面具来的。”
  神乐听到“伪装”二字,眼皮一抬。
  “我呢……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也在交往中,可家族似乎不允许。所以这次相亲,实话说,我并不是真心的……但是神乐小姐不必担心,我很乐意和您交朋友。”
  搞半天,这个人是来应付的。
  神乐闻言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刀叉:“不好意思,铃木先生,我是来相亲,不是来陪您圆谎应付。另外,我认为也没有做朋友的必要。”说完她拿起餐布上的纸巾擦拭嘴角然后起身,“失礼了。”
  第二次相亲,失败。
  在那之后,不论特解研的人怎么劝说,像是再安排一个新的对象见面之类的话,神乐都拒听不受。
  “浪费时间。你们有空还不如去思考下一个要研究的项目。”
  工作的理由,总算是把大家的嘴巴都堵上了。
  平岛看她专心致志地盯着电脑的液晶屏,无奈的悄悄摇了摇头。
  “神乐。”实验室的门滑开,志贺穿着白大褂走进,“浅间警部补来了。”
  神乐摘下眼镜,揉了揉紧皱的眼,没有回头,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咳嗽:“稍等。”最近不知为何,嗓音老是有些沙哑。
  平岛回起身,向浅间玲司点头打了个招呼,像是知晓对方不是来找自己似的朝另一台机器走去。“这次带来的又是什么呢?”志贺发现还没有问浅间来时一惯要问的问题,毕竟他和特解研也只有这层关系。
  浅间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目光朝前,看着一直没转过身的背影问了一句:“神乐小姐感冒了吗?”。
  啊……真是奇怪,怎么被这个刑警大叔给发现了。
  “浅间先生。”神乐手撑电脑桌起身,“要来一杯咖啡吗?”她回头看着他,礼貌性的微笑。
  浅间玲司,是特解研的常客。
  自从见识到DNA搜查的效率,这个警部补便不再顾忌是否会危及他作为搜查科一员本应亲身搜查的能力,有案件情况就会将需要解析的东西带来特解研。
  浅间没有拒绝,刚伸进西装内侧口袋的手抽了出来。
  神乐将他引到进实验室内房间,请他在电脑台前的转椅坐下,自己则走向一旁拿了两个马克杯。
  “我看了今天早晨的报纸。是荒川区女大学生碎尸案吧?看起来挺棘手。早间新闻也报道了。”“现场只找到一只右臂,其余部分大概是被凶手分开弃扔了。”
  神乐把泡好的咖啡递给浅间,没有应答,继续听他说下去。
  浅间道了声谢,接过马克杯:“据说是今天清晨那里回收垃圾的女工在塑料桶里发现的,不过方才鉴定科的人在现场发现了犯人的血迹。”
  本来身为一个刑警,他无须将案件这么详细的说给她听,但由于和特解研有过几次合作,每次案发時都会不由自主的透露点信息。
  浅间放下马克杯,从西装内侧的口袋掏出一个微小的容器瓶,递给她。
  “大概需要多久?”
  “血液的话,一天就够了。”
  “那我明天再来。”
  “嗯,说实话,本来我不打算接受您这次的拜托。”神乐单手将容器瓶抬至自己的眼前。“为什么?”浅间诧异的看着面前这个女人,她的面庞似乎略显疲惫,“最近有什么情况?”
  “这几天我们在研究关于DNA的数据挖掘,这个项目是和东京警医院合作的,不敢半点延误。”
  难怪忙得不可开交。
  “可这个领域关于疾病方面,特解研应该无须这样的研究成果吧?”
  “谁说的。”神乐放下容器瓶,又啜了一口咖啡,“通过对基因序列的挖掘,可以帮助找到有精神问题的犯罪嫌疑人,与你们而言,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嗯。”对方点了点头,似乎认同这个说法。
  “浅间先生。”她的脸突然严肃起来,“我希望您可以暂却抛弃警察身份,以朋友的角色对这个项目帮忙保密。”
  保密……这个机密吗?
  “以朋友的……角色?”浅间明白应该保守秘密,可还是第一次从神乐嘴里听到自己是朋友身份这样的话。
  神乐微微一愣,这几天为了研究这个项目压力剧增,如果再找不到一个缺口可以发泄的话,难保自己身体不会垮掉。
  科学家,就是这样一个孤独的职业。
  虽然喜欢也乐于从事,但这次的项目明显和她从前研究的有所不同。
  “和您向我倾诉案件,是一样的。”最终,她给出这一答案。
  你不是也把我当作朋友,才将案件和盘托出么。
  可是过了不久,神乐极度后悔自己的判断。
  这个大叔,居然要以保密的条件邀请她吃晚餐。
  “我是让您以朋友的身份保密这个项目,并不是让您以此为条件来打扰我。”神乐从停车场推着单车走出,对停靠在仓库门口的轿车里的人无奈回答。
  浅间摁了下喇叭,探出头微微一笑:“我想大概是神乐小姐忘记了,上次新宿事件结案后,我说过要邀请您,可现在想想直接这么说也许您不会答应,只好以保密的借口再邀请您一次了。”
  神乐看着浅间微笑的脸,内心的不安愈来愈大。
  新宿那起案件后,浅间确实有提出为了感谢协助而邀请进餐的提议。不过自己当时的回答是;“……下次吧。”搪塞了过去,没想到他竟然还记得。
  “我们是朋友,对吧?”
  “……嗯。”
  没错,是她自己先把朋友关系挑明,如果不说的话,浅间应该没有理由再邀请她。
  本来也确实是朋友,只不过自己不善应付,不愿被找麻烦罢了。
  “……什么时候。”神乐无奈的叹口气,放弃挣扎。“晚间七时,我会去神乐小姐的公寓门口等候。”浅间点点头,似乎心情很好,“先告辞了。”
  望着轿车卷灰而去,她摇摇头,踏上单车开往回家的路。
  浅间玲司是个极准时的人,七时刚到,神乐还躺在沙发上阅读科杂,门铃便响了。
  啊啊,那个大叔来了。
  她仰头将杂志盖在脸上,脑袋在思索着该穿什么。
  ……算了,既然只是朋友之约,就不必考虑。
  神乐这么想着,穿着简便的收拾好下楼。
  浅间站立在轿车后门等待,神乐注意到他开的是私车,和下午那辆警署的车不一样。
  “去哪儿?”
  “附近有家新开的传统餐厅,我下班后在那儿订了两个座位。”浅间打开车门,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即使神乐再怎么热衷工作,也明白浅间这个姿势是出于绅士的礼貌,于是点头表示感谢,弯腰进了轿车。
  抵达餐厅,俩人在靠窗的双人桌前坐下。
  “真是可惜啊。”浅间双手叠放在下巴,望着在喝茶的神乐,口气似乎有些失落,“既然是朋友,好歹穿的也正式点吧。”
  就是把你当朋友,才想那么随便。
  她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只是略微低头看了下自己身上的服装,浅灰色的卫衣,一条黑色的铅字裤,一双深棕色的皮鞋。
  这样仔细观察,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打扮有些失礼。
  ”抱歉,平时实验服穿习惯了,也没怎么考虑这种问题。”
  神乐漫不经心的回答,但目光却在打量对面的人。这个大叔,似乎穿着的准备很充分,褪去了平时上班时爱穿的一袭茶色风衣,换上黑色皮外套。
  “不必介意,但也确实如此。对了,听说神乐小姐前一阵子去相亲。”浅间低头抿了一口桌上的茶,眼眸抬起看着她。“您为什么会……”疑问没有说完,她立马堵住喉咙里未出口的言语。这个问题是白问,想想也知道是那些家伙给说出去的,于是只咽了下去。
  “嗯。”
  “不过似乎相亲结果没有成功,据说您都都拒绝了。”浅间目光含笑,她没有注意。
  点餐的菜单送到,他做了个让神乐先请的手势,看着对方有些不自然的拿起菜单:“您不必拘束。”
  神乐悄悄撇了撇嘴,她也不想拘束,可这似乎是自己第一次和朋友出去吃饭。
  但是渐渐的,随着浅间主动打开话匣讨论工作上的事,神乐的言语明显变得轻松自然,交谈时说的话也长了。
  ……
  八时过一半,浅间开车送神乐到公寓楼下。
  “那么明天我可以来取犯罪人信息的报告吗?
  浅间打着方向盘,谨慎的寻找停车的位置。
  “嗯,我会将嫌疑人的数据信息打印出来。”
  搜查会已经不再常开,毕竟每天都存在大大小小不断的案件,课长和刑事部长是不会那么有空每天陪你坐在那儿分析一个可能默默无名的罪犯。
  神乐下车,微微鞠躬致谢:“浅间先生,麻烦您了。
  “说了是朋友您就不必这么客气了。”浅间跟着下车,回礼后摇摇头。
  神乐听罢点头:“那,告辞。”
  “告辞。”
  出于礼数,她目送浅间的私车远去,直至消失在视线。
  转身上楼,将手里的房卡往门上一插,“滴——”声音响起,门自动轻轻弹开。
  又一天,结束了。
  ……
  DNA数据挖掘的项目是瞒着社会公众秘密进行的,因为之前的“白金数据”事件,引起了许多人对隐私的考虑和维护。如果这次再将这个项目公布出去,必然又会挑起轩然大波。
  浅间也是白金事件的保护者,所以即使知道数据挖掘项目的秘密,再怎么觉得有损公众隐私,也不敢发布出来。
  神乐缩在被窝里,白金数据事件的回忆在脑中闪现。
  虽然说是以朋友身份坦白,但自己果然还是不仅仅因为他是保护者,还有自己的压力发泄需要,才选择向他倾诉的吧。
  政府安排特解研和东京警医院秘密合作,就是利用特解研拥有大量DNA数据信息的优势来研究这个项目,到底要做到什么时候,还是个未知数。
  她翻了个身,决定不再想那么多,合上眼睡去了。


                                                                                           《这不是相亲(上)》完

评论
热度(10)
  1. 麻油的被窝气象观察 转载了此文字
    好喜欢()转来鞭策你……
© 麻油的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