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涂写写三=͟͟͞͞└(┐卍^o^)卍

(这个世界线大概没有死人,这个世界线的浅間大概心里话很多) 你知道有一种叫安全裤的东西吗?(doge脸)

“欸?你问我穿什么好?”正在收拾桌面的白鸟抬起头看向对面的女性,明天就是周末了,东西放在桌子上容易落灰。
神楽用力的点了两下头,“我需要你的帮助,这个是必要的调查。”
“扑哧!”白鸟笑着拍了下神楽的头,这个才到自己鼻子位置的女性不仅仅是自己的上司,还是自己的闺密。虽然神楽一直强调“你不是我的助手吗?”,不过哪里写着助手的义务里还要负责解决自己上司的感情问题的?“调查是吗,我知道啦。那,你去要干什么?” “研究人与人之间交流的方式有哪些……“好好……约会是吧…看来是和浅間先生?…”“喂我没说完呢!”白鸟随手在一边的纸上快速写了些什么,然后举起来给神楽“喏,这身怎么样!”
神楽上下打量了一番,摇了摇头“……太年轻了,我已经快三十了啊……”“不不不,才没那回事呢,我们的神楽酱长得很年轻啊~”“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没有这种衣服啊?”
“哼哼哼~”白鸟笑得更灿烂了,“我有啊~”
神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一身怎么可能穿的出去啊?!”白鸟的卧室里,神楽看到镜子里此刻是黑白格子衬衣加海蓝花边百褶裙的自己,简直羞耻到极点了,长这么大还没穿过膝盖以上的裙子呢!“真的好可爱啊!本来还遗憾这身衣服买小了,但是!幸好有神楽你!…你等着!我还有好多这种买小了的衣服!”白鸟转身又要扑向衣柜的时候,神楽抓住了白鸟的辫子,幽幽地说“你先给我把这身换了……”
“疼疼疼?!你快松手啦头发要断了……”“松是可以,但是有没有别的方案?”神楽把手松开,不太情愿地指了指身上的衣服,“我觉得正如我想的那样,这身不会适合我。”
“才没有这回事呢!”白鸟双手搭在神楽肩膀上,“神楽现在的样子最可爱了!”“可是……”“你稍等!”白鸟还是转身回到了衣柜的怀抱,“喂……”这次神楽没能拦住她。
没过多久白鸟翻出了一件和短裙同色的小外套,披在了神楽身上,神楽的脸色越发难看了“白鸟……你是想把我打扮成高中生吗……?”
“嘿嘿,安心吧!我可是调查过的哦,浅間先生最喜欢这种打扮了。”白鸟头也不抬地说了个漂亮的谎话。“啊!这,这样吗?那没办法了,既然研究对象是他的话自然要让条件顺应研究对象嘛。”神楽渐渐放弃了抵抗,手指卷着不算长的侧发。而此时白鸟一脸计划通的样子哼着小调给神楽的脖子上用丝带系了个蝴蝶结。不过白鸟知道冷静下来之后的神楽肯定还会不乐意,所以决定在明早他俩见面之前要一直进行洗脑才可以。稍稍放松了的神楽的心中莫名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安全熬到了神楽出门前,白鸟感觉自己的战争总算结束了,总计十一个小时里神楽一有动作就会让自己浑身紧张起来,神楽只要一看向衣柜,她就得竭力转移话题,生怕她突然变了卦,而且神楽习惯性晚睡,外加她莫名其妙的非常精神,本来准备的美容觉也就这么泡汤了。不过俗语说的真不假啊,恋爱中的女人都是笨蛋,连这种高智商天才也适用吗?嘛,自己也没资格说这种话吧,白鸟看着心情还不差的神楽苦笑了起来。“怎么了?哪里很奇怪吗?”“没有!”白鸟回过神来“绝对没有!”差点一晚上的功劳全要清零了,白鸟的心脏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那我出门了,白鸟,谢谢你的招待和衣服。”神楽转身握住了把手,“还有白鸟你辛苦了,其实我下定决心穿了,就不会改了。我觉得,改变也是必要的。”神楽露出了笑容。
果然被看出来了吗?天才就是天才啊,不过还是很傻呢,各种意义上。
浅間在过街天桥下等待着神楽,交往以后这是第一次约会,两个人的休息时间总是对不上也是个大问题呢,不禁叹了口气。不过,对神楽来说约会应该只是个很无聊的事?就只是和自己交往的人出门吃个饭之类的任务一样的东西吧。衣服什么的,肯定还是平常那样的制服样式吧,虽然曾经幻想过可爱打扮的神楽,也曾经幻想过神楽为了自己去穿,但是人不能抱太大希望乃浅間活了这么久积攒下的经验之一。浅間开始百无聊赖的东张西望起来,周末人可是真多,何况马路对面就是公园的大门,浅間有点担心起来神楽小小的身子要是淹没在人海中说不定自己第一时间不能看见她了。
“浅間先生,等很久了吗?”背后传来神楽的声音,你看吧!果然自己还是先让她发现了自己,浅間一脸遗憾地转过身去,却又结结实实地被震撼住了。“……?!”浅間觉得自己是做梦了,不,也不能这么想,说不定神楽私下里是个喜欢打扮的人?恩,这样一想也没错,天才什么的,不都会有一两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吗?但即使如此浅間依旧也无法镇定下来,结结巴巴地向神楽打了招呼,站在浅間不远处的神楽抬头看着浅間那张不知所措的脸,无奈地耸了下了肩。“白鸟让我穿的,好看吗?她说好看我就穿了。”
好看!超好看!可爱死了!浅間虽然很想这么吼,但是实际上他做不出那种动作了,只能一手捂着嘴,扭过头去不去看神楽的样子淡淡地飘了句“好看”,以免真的失控然后群众报警,自己就要成为一名被警察(而且有可能是认识的)抓走的警部补了。不过,白鸟说好看才穿的吗?果然对女人来说闺密大于男朋友吗?浅間你怎么又想这些没用的东西了啊,明明人就在你面前站着了啊?赶紧开始约会啊?!
神楽看到浅間这一连串奇怪的动作,也开始惴惴不安起来,什么嘛,这身有这么奇怪吗?早知道就不要做什么改变了,明明是为了你才穿成这样的哦?可是现在这到底什么反应啊?
虽然两人的想法南辕北辙,但两个人也算都意识到站在这里大眼瞪小眼的确有点引人注目,还是赶紧换个地方为妙。“我们……”两个人的声音重叠在一起,神楽在心里计算了下如果解释的话需要的时间,心一横,一手抓过浅間的胳膊,准备将他拉到人相对少一点的店铺的门口。浅間明白了神楽刚刚和自己想的应该是一件事,就乖乖的让她拽着自己走了,不过也挺惹人注意的?算了,这样也挺幸福的嘛。相反的是神楽显然不是一脸幸福的样子,不时地回头不太高兴的看着浅間,浅間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是不是露出了什么很恶心的表情。
倒是神楽先开口了,“你要是觉得这身衣服很滑稽的话,我就回去换,因为是你邀请我的,我不能让你觉得为难。”“??!神楽你怎么会觉得……?!!我很喜欢啊,真的很喜欢的!”其实是喜欢的要死了!当然不能这么说。神楽仔仔细细观察了下映着自己身影的浅間的眼睛,不像是说谎,姑且就相信了?神楽还是愿意相信浅間的。即使心里相信了浅間,依旧装作生气的样子问了句“真的吗?”等到听够了浅間的好看好看以后,才心情愉快的一边跟浅間说“我们还是赶紧去玩吧!”一边冲上了过街天桥的台阶。浅間还没从神楽阴晴不定的心情落差中缓过神来,但也只能赶紧跟上去了,此时的神楽已经在阶梯一半的地方等着浅間了。
一阵大风吹过……
浅間觉得自己看到了不该看到的,蕾丝边的东西,呆住了。神楽看着浅間没有反应,眨了眨眼,然后往下面看去……
周一,白鸟“哎呀忘记给你安全裤了!”
白鸟卒。



小番外,关于神楽♀的习惯性加班问题。
“神楽,睡觉吧。”
“不睡,你先睡吧。”
“我说,你不要总是加班了啊。”
“早点完成比较好,大家都等着结果呢。”
“也早不了多久啊?”
“……”
“不回话了吗?那就只好……”
“放我下来!”
“不放!”
“啊……真是的!”
“好啦睡吧。”
因为劳累神楽在浅間怀里很快就睡着了,感谢浅間先生让神楽女士的寿命又长了几年。

评论(3)
热度(7)
© 麻油的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