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涂写写三=͟͟͞͞└(┐卍^o^)卍

“神楽,今天晚上我要到你那里去。”浅間一个小时前给神楽打了个电话这样说道。

“哈?!”神楽被这突如其来的来访宣告吓了一跳。

“我已经到你家楼下了。”

这不完全没有让人回拒的余地了吗?

“……随你喜欢吧。”这是神楽花了1秒钟认真思考的决定。

往年新年神楽都是在加班中度过的,如今白金数据已经完成了,先不说其它事情,总之工作量变小了,按原本的计划是看完那几本书就睡觉,现在是确确实实被打破了。

“我说……浅間桑?”

“什么事?是想吃个橘子吗?”浅間微笑地递给神楽一个橘子。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你过来就是吃橘子的吗?”

“咦?不可以吃橘子吗?”

“吃橘子的话可以在自己家啊?!”

“我当时说的是‘人多热闹’嘛。所以现在不就是人多了点吗?毕竟我自己家也没人。”浅間顺手把橘子放在了神楽的头顶上,神楽又生气地把橘子拿了下来。

“但是你找我也不会热闹起来啊?!你可以去找你那群班员开派对吧?领导的话总不会不听吧?”

浅間一边剥着橘子一边看着神楽。

“干嘛啦,我说的没错啊。”神楽扭过头不去看浅間的眼睛,总觉得非常不自在。

“神楽啊,”浅間往嘴里塞了一瓣橘子“我不就是不听领导话的典型吗?我的班员是我挑的,他们也是像我一样的人。”

真是神一般的逻辑。

不过从刚才开始就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不对劲,感觉就像在实验室的时候……

神楽凑到了浅間身上用力闻了闻,然后抓住了浅間的领子,

“啊,神楽原来你这么主动吗?”

神楽瞪了一眼浅間,但是决定无视掉这句话。

“喂,你喝酒了吧?好臭”

“的确是喝了点,但是我没醉啊。”

还说没醉,从刚才开始说话就有点恍恍惚惚的了。既然是醉鬼就乖乖回家醒酒啊,为什么想要跑来这里。神楽开始懊恼答应这个人来这里。

“想来的话可以改天再来的,反正……你想来就来啊。”神楽的声音越来越小。

“但是像这样被女人甩了以后喝了闷酒来找我我可是不奉陪的。总之,现在请赶紧回家把你身上的酒味好好清理清理!”神楽重新提高了音量。

“不,我没有被女人甩。”

“那请找你的女朋友一起过年。”

“不,我也没有女朋友啊。”

神楽松了口气。

等等,这种莫名的心安是什么情况,神楽敲了下脑袋。

“嘛,浅間桑你这么受欢迎,你追求的女性肯定也不会拒绝你的邀请吧。”

怎么揪着浅間喜欢的对象不放了啊!神楽又敲了下脑袋。

“不,我也没有追求的女性…”

浅間挠了下头,接着说

“我只是想跟你一起过年而已,不行吗?”

神楽觉得自己突然一下子心跳加快了:什么啊,这种让人误会的句子。

“毕竟咱俩都是一个人嘛。”

浅間的后半句让神楽的脸一下子黑了下去。

果然是因为这样啊,是可怜自己一个人过年吗?你想错了,我神楽一个人十三年了完全没有问题,不需要什么人来陪我。

“您这种擅自做主的行为是在打扰我,请您立刻回家,浅間警部补。”神楽冷冰冰地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种事情早该想到的,但是偏偏是浅間这么说了。

浅間是唯一一个可以温柔对待自己的人,但现在觉得浅間这么做完完全全只是出于同情,神楽觉得这一年的友谊看起来这么虚假。

也不对,打从一开始就是假的,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想更进一步,再往前接近那个人一点,抱着这样的心情的话自己这边已经不是纯粹的友谊了吧,神楽曾经这么想过。

“神楽主任,您何必这么生气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借着酒劲,不过依然是用温柔的语气说着。不过神楽第一次见到浅間说出这种句子,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自己不仅不能往前一步了,有可能从此以后急那个人越来越远了。

真是报应,神楽如此想着。

“既然家里没人明天又不用上班为什么要着急呢?”浅間倒依然是一副悠闲的样子。

“你难道想住在我这里吗?现在可是快12点了啊。”

或许现在道歉还来得及,不过神楽不愿意在浅間面前露出软弱的一面,这是他的坚持。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做了博取同情一样的行为留住了浅間,神楽皱了下眉头,他不想要这种同情一样的陪伴。

“没事!我不介意睡沙发!”浅間笑着摆了摆手。

“哈?”头脑已经乱成一团的神楽被这突然的留宿申请吓了一跳,立马炸了起来。

自己已经这么混乱了哪有功夫管你啊,虽然想这么说。不过神楽才不想让浅間知道自己为了他在烦恼。

“我这里应该没什么让你留恋的东西吧。”

“如果我说看着这样的神楽很新鲜呢?在为我烦恼吗?”浅間的笑意更深了。

“嘶……”神楽倒吸了一口气。

浅間其实早就注意到神楽这个人有多么好懂了。

高兴的时候嘴角就会上扬,即使想装出并没有多么高兴的样子也掩盖不了那嘴角的弧度;有点生气的时候就会故作冷漠,完全就是一副小动物的防卫姿态……

这一年来神楽的每个细节都没有逃过浅間的眼睛,谁让他是刑警呢?还是优秀的,当初是神楽这么说的。神楽的喜好,神楽的习惯浅間几乎都记得。

这次的反应也几乎在自己的预料之中呢,看来神楽非常在意自己啊。浅間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计划看来可以进行到底呢。

想到这,浅間笑得更深了,“在为我烦恼吗?”直接这样说了。

但其实这个计划只是浅間喝醉以后刚刚灵光一闪想到的而已,浅間明显没有考虑到别的情况。一个大脑就算本来有多么灵光,也抵不过被酒精麻痹的效果。

“嘶……”

沉默。

“浅間先生,请问您过来只是想愚弄我的吗?”神楽笑眯眯地问道。

浅間酒醒了大半,觉得自己似乎玩过头了。

“神楽……我没有想愚弄你……”

“那么,请您,立刻,马上,离开这里。”神楽指向了门口的位置,还是笑眯眯的样子。但是浅間哭的比炸毛的时候还恐怖,虽然依然那么可爱,不,炸毛的时候可爱吧。

但是浅間依然相信着神楽还是在乎自己的,这种直觉是浅間二十多年的经验。

浅間决定一死到底,捧起神楽的脸就吻了下去,感谢酒精,浅間这么想着。

“唔?!”神楽觉得今晚一定是在做梦,否则混乱的事情怎么会发生这么多。浓浓的酒精味和强烈的心跳让他觉得大脑一阵眩晕,血液开始翻涌地往头顶上冲。

浅間见到怀里的人怎么突然没了反抗,就松开了嘴唇,这个时候的神楽早就晕了过去了。

新的一年快来临了。

浅間望着神楽,觉得新一年的第一天就注定不安宁了。

新年快乐。浅間默默地在心中说了一句,而神楽就这么不知不觉地错过了新年的钟声。

评论(1)
热度(5)
© 麻油的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