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涂写写三=͟͟͞͞└(┐卍^o^)卍

心情预报

麻衣的原文  http://anny010.lofter.com/post/1cad83d4_5f61c42

www我是“抄袭”版,不过其实改的基本上没有原来的套路了……

一起看风味更佳

天气预报提醒:今天一天依旧很热,小心融化。

 神乐正懒懒地躺在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

 这是他打发时间的方式之一,除了依靠自己及同僚的力量去完善DNA搜查系统或帮助警视厅解决案子,这么热的天气里自己什么都不想做了。

  “咚咚咚。”传来敲门声,神乐沉默不语,与其说是沉默,不如说是懒得张嘴了,张嘴还要蒸发水分。

  “神乐,进来可以吗?”浅间的声音厚重低沉,缓缓的隔着门传入神乐耳内。

  听见了,是他的声音。

  神乐摘下眼镜把头歪向一边接着睡,慵懒地说:“请吧。”门被打开,浅间拿着一袋冰淇淋进来,放在办公桌面,一不小心瞥见正倒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神楽,他敲了敲神楽的脑门,目光柔和地看着神楽:“还在注意呐。”“今天是“我的”休息日。”神乐还是没有反应,“等等,你买了冰淇淋?”余光所看的方向是指浅间带来的东西。“要吃么?”浅间指了指袋子,并没有给神楽递过来,他对于冰淇淋没有太大的兴趣,不似神乐那般热爱。

  “……要。”神乐立马坐了起来,左手拇指与食指并拢轻轻揉了揉鼻梁,只觉有些发酸。“怎么?不休息了?”浅间明白他的回答会是“吃冰淇淋也是休息的一种。”,可终是忍不住调侃。

  神乐依旧闭眼揉着鼻梁:“你懂得。”“……嗯,是吧。”浅间还是帮忙递过了冰淇淋,还是他最喜欢的巧克力味,可神乐的下一句差点把他呛得不轻:“和你在一起还是有用处的嘛。”

  这家伙啊……好脾气的浅間也觉得有点青筋暴起。

  不爱甜,喜欢苦的咖啡,但对方恰好与自己相反,神乐嗜甜如命,吃到越甜的东西越容易露出幸福的表情?

  “今晚没有额外工作吧?你们最近似乎都没有研发新项目。”浅间双手插兜在房间里四处走动。办公室没开冷气,相反外面的实验室却开了,神乐将之解释为温度会影响DNA实验,但是开冷气会影响健康,他才不懂这其中有什么原理,他只知道快热死人了。“嗯……你觉得我现在的样子像是很忙吗?”神乐无视后面,把重点提到了前半句,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男人,一边吃着冰淇淋,一边不由自主地微微勾起嘴角。

  “啊……当然不是。不过你不是不管多忙都会有休息的习惯嘛,我这是担心你有安排。”浅间回头,一只手从裤袋里抽出,挠了挠后脑勺看着他,神楽的汗水顺着颈部滑了下来,但神乐也丝毫没有把身上那件白大衣撤下来的打算,是懒呢还是别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你想做什么?”因为听着似乎口气挺失落的。

  “晚上我想和你一起散步。”神楽觉得自己看到了一条耷拉着耳朵的大狗。

  “散步…可以,你想让我和你去哪里?”

“你来定。”

  神乐眨了眨眼,想是想到了什么,点点头,不忘又往嘴里塞了口冰淇淋。

  ……

  两人一起住在离特解研并不算太远的公寓有三个月了,一开始浅間提出分床睡,可后来又因每次神楽都会自己跑来和浅間一起睡这样的做法,于是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但也因为这样浅間总是会时不时地被梦中的神楽打上几巴掌或者踹上几脚。浅間眼角带泪地想神楽是不是故意为了揍自己才跑来和自己睡的,但是神楽本人坚持否认自己的罪行。

  “神楽你睡相真差啊。”浅间纳闷的开口吐槽,“……话说,这样的话,你不会揍我了吧”握上神乐的双手腕,大掌包裹住两只冰凉的小手往怀里揣,“这样睡吧。”

  半夜浅間被踹醒了。

  “我也说不清楚,姑且就这样吧……”面对自己的行为,神乐也只是似乎嘟囔的小声回道,语气听似漫不经心。

  简单的吃过晚饭,浅间主动包了洗碗的事,其实大部分也是他。本来说好的做饭是自己膳后归对方,可神乐经常吃饱了肚子就不想动手。“很少想过晚饭散步,而且是夏天。”神乐朝房间的方向走去换衣服。“不过听上去有点意思,我陪你去吧。”

  “是很少。”浅间说完,看了眼电视上的天气预报:“今天午夜下雨。”

“……欸?嘛,无所谓。”

  ……

  神乐穿着黑色的短袖衬衣,转身轻轻把门给关了。“空气中果然有潮湿的味道。”神楽用力地嗅了嗅,浅间看着他的行为微微一笑,“我说要下雨你还坚持和我出来,就这么想和我在一起吗?”神乐双手轻轻推着浅间下楼:“行啦行啦走吧。”

  两人出了公寓大门,天色并没有完全暗下来,但也有了暴风雨地前兆。

  “往这个方向。”神乐指着与去特解研反向的路,“往前几十米有条商业街,我想去那里。”“……好。”浅间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另一个点上,他伸手拉过神乐的手,往自己大衣的方向靠拢,“就走你说的方向吧。”

神楽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浅間!这样很丢人的!”

不知不觉中神楽已经习惯直呼自己的姓氏了。

“安啦,人很少的。”浅間握得更紧了一些。

  明明是很自然的举动,却让神乐莫名的心率不齐,明明两人的接触早已比这平淡无奇的牵手还要靠前。

  可即便如此,却还是一边在心里恨骂自己奇怪的情绪,一边低头看似静静的任由他牵着自己往前走去。

  “我说,以后也经常像这样出来散散步吧。”浅间抬头看着天空提议。虽然天空全是乌云。

  “……我才不要。”神楽吐了吐舌头“这么热,我才不想经常呢。”

  “就知道。”要不是自己是个男人,恐怕此刻早就泪流满面了。

这么说着,两个人的手依旧紧紧地握着。

  “下午我和那孩子踢球了。”浅间的话让神乐有些表情复杂的抬头:“那孩子?”

  他低头,露出一副“你想哪去了”的表情看着神乐。

  看来自己有必要解释,浅間轻轻咳了声:“上次火灾中失去了父母的那个……”

  神楽闻言,露出一副“这样啊”的表情看着他,不过嘴上依旧不饶人:“为什么选踢球啊,大热天的还有心情踢球,要我我才不干……”

  浅間听罢摆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可随即立马忍不住笑出声:“神楽你会踢球的吗?”“喂喂,重点在这吗。”神楽不甘心的微微捏了下握着自己的那双大手,浅間立马收起笑,嘴角却仍在微微上扬。

  “……总之,我不擅长运动就是了。”

  “……”

  浅间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怎么说,今天下午工作结束后去买冰淇淋的路上经过他家门口,我觉得还是去看一下比较好。”

 神楽握住浅間的轻轻晃动的手停了下来:“是啊,因为那孩子没有父母了嘛。浅間先生一直都是这么温柔的啊。”

浅間知道这句话后面的含义,但他保持了沉默。

神楽最先打破了僵局:  “这么算起来你可是早退啊,浅間刑警。”浅间抗议的撇了撇嘴“偶尔一次嘛。”,神楽咯咯笑了起来,这家伙的笑点一直都很奇怪。一会儿,神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带钱了吗?”话题转换的有点猝不及防,浅間没缓过神:“诶?”

神楽略微鄙夷地看了浅間一眼,“难道你没有带钱吗?钱包可是男人的必备物品吧。”

浅間听罢给了神楽头顶一记手刀,当然被神楽一偏头躲了过去。

“说得好像你不属于这个范畴一样。”

“我平时都是带卡不带现金的啊?再说了家里的帐不都是你……”

浅間扭着头假装望着周围。就在这时神楽拽住了浅間的袖口,死死地盯着浅間“我知道你带钱了。”

“好吧。”浅間认输一样地掏出了钱包“大概还有一两万日元吧,不过忽然问起这个,你想干什么?”

“那条街上有夜晚限定供应的手工冰激凌小店,我没有现金……”

“刷卡太麻烦,所以才答应和我出来的?是想让我帮你付现金?”

神楽点了点头。

浅間体会到了什么叫欲哭无泪,难道自己成了移动钱包了吗。

话虽这么说,依旧乖乖付了钱,给神楽买了一份,不过一天吃这么多也不会肚子痛好像是神楽的一大特殊能力,可能和本身他也很凉有关。

“你吃吗?”神楽拿着冰激凌凑近了浅間。

浅間看着这份好像比自己地位还高的东西,心里百味交集,“谢了,我不是很饿。”

后续

“浅間?”

“恩?”

“我啊,有时候在想,如果我没有被龙创造出来,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不过白金数据也还会有的吧,那个人会不会挑浅間来当自己的合作伙伴呢?那样子的话你还会去寻找真相吗?那个时候的浅間会和怎样的人在一起呢?我很好奇。”

“神楽……”

“浅間先生,如果你当初没有同情我的话,会不会去了解我呢。”

“很抱歉,不会。”

“……也是呢。”

“这样才会让我想去了解你啊。也因为这样,在我眼里你和龙的区别才显而易见,对我来说,你就是你,不是什么龙的替代品。”

“谢谢,真的像是你会说的话呢……”

……

(其实这后续是新坑预告)

评论(2)
热度(6)
© 麻油的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