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涂写写三=͟͟͞͞└(┐卍^o^)卍

Happy birthday to asama(上)

●浅間桑生日快乐!

今天是浅間的生日。

不知不觉居然已经接近了五十,虽然浅間并不在意年龄这种事,可是一想到自己的人生已经度过了大部分了,总会有种微妙的感觉。

而且不知不觉自己也已经一个人生活了这么

久了啊……浅間微微叹了口气,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顺手拉开右手边的窗帘。天还只是蒙蒙亮,附近的楼房里有几家早已亮起了灯。今天的东京也依旧忙碌着。

凭借着外面微弱的亮光摸索着找到了拖鞋,一步一步挪到了客厅,打开了开关,亮起来的视野终于让浅間有了一种醒来的感觉。今天的早饭还是接着吃昨晚剩下的咖喱好了,因为一个人住的原因连饮食都很随便了。浅間清楚自己应该稍微注意下饮食平衡,但实际上根本没有那种心思去做。

打开笔记本电脑简单看了下邮件和新闻,然后登上了自己并不怎么常用的推特,默默敲上了几个字:

“今天早上依旧是吃咖喱。”

很符合自己年龄的无趣的内容。还好自己推特根本没什么人关注,和自己互相关注的也就只有自己的部下们和同事,以及几个老友。看着他们的推特展现出了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有趣的世界,浅間就会觉得自己果然不太适合这种东西呢。

就在这时推特突然有了回复,估计又是自己那个喜欢聊天的朋友的回复吧,这么想着的浅間点开了消息。

“DRK:今天是你的生日吧?给自己吃点好的东西啦!(╯•ω•╰)”

DRK,浅間默念了下这个ID,他又在第一时间回复自己了呢。

这个人关注自己大概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吧,但是自己始终猜不出是谁,有私信询问过,但是对方模棱两可的答案也让自己根本是毫无头绪。头像是推特默认的蛋形,关注者只有自己一个人,看了下连推特的内容也只是回复自己的那几条,但浅間还是选择了关注回去。

如果自己是个女孩子的话,恐怕早就觉得自己被什么跟踪狂给跟踪了吧,很可惜浅間是个今天已经47了的大叔了,能这么盯上自己的恐怕只有什么犯人或者是自己的亲信了吧,如果是犯人的话更应该小心不要打草惊蛇为妙。

浅間摸了摸还没有刮的胡茬,这个人经常用一些颜文字,大概很年轻吧,和自己这种已经散发出无聊因子的大叔不同。关键问题是,这个人,他知道自己的生日。这太意外了,毕竟自己并没有在推特的资料里填写自己的出生日期。

那答案只能是认识自己的人了。但是认识自己的人里,会有为了自己而专门设立一个号的存在吗?浅間想了一圈也没觉得谁会有这种兴趣,不过不排除哪个心血来潮想来开玩笑的家伙。

虽然抱有疑问,但还是礼貌性地回复了一句“差点忘记自己的生日了呢,多谢您的祝福。”。忘掉生日,怎么可能呢,起码浅間每年都会记得自己的生日。不过生日对浅間来说无非是收几件礼物,然后回到家依旧是独自一个人面对冷冰冰的房间,记不记得也都是一样的吧。

对方没有再回复过来,浅間也意识到自己该抓紧时间,于是匆匆关上了电脑,从厨房的冰箱里拿出咖喱来丢进了微波炉,调好时间按下开关,然后就去洗漱了。

浅間到了办公室的时候,浅間班的大家也基本上都到了。

“班长!生日快乐!”

一如既往的齐声呼喊。

“啊啊,谢谢。”浅間微笑着。

没有太大的举动,这是浅間要求他们的,如果有活动的话必须要在工作结束以后再做。所以大家现在只是简单地表示了一下祝愿,精彩的部分自然要等忙完了再说。

户仓跑过来,简单汇报了下今天的行程,今天是去本部开会的日子。浅間不由得皱了下眉头,去本部意味着自己又要见到那几个老头子了,顺便再被硬塞上一条领带。算了,权当自己收了生日礼物吧。

忽然想起DRK的事,浅間便问了下有谁对这个人有印象,但并没有得到什么答案。也完全在预料之中,毕竟自己的部下也不会是这么爱耍别人的人。浅間决定先不要关心这个素不相识的人,把精力放在今天的工作上。

会议从早上九点开始,浅間换上自己放在办公室里的西装外套向外走去。等到赶到本部的时候,也就将将好差二十分钟了。人群向二楼的会议室移动着,有的在神情严肃地向旁边的人说些什么;有的则是漫不经心的哼着小曲;还有的竟然在吃棒棒糖……

棒棒糖,浅間的眼神一下子死了。那个老头子,不偏不倚怎么正好一进来就撞见他了,自己怕是躲不开了。果然,那须一见到浅間,就快步走了过来“哎呀浅間啊……”

“有什么事吗?”浅間不打算对他很客套。

“就上次那个案子,欸!你怎么又没有带领带啊……”

“……”浅間知道下一秒自己会得到什么。

五分钟后的浅間系着领带,在会议室在等候着会议开始。自己并不想提前进去,毕竟里面实在是太过吵闹。何况在这里,除了自己,都是警部以上的级别。自己虽身为警部,但因为是被神楽选中的合作者,所以才有资格和别人一同参加这种会议。

说到底浅間班就是个替特解研跑腿的存在。多亏了去年白金数据的事,自己多少可以压制住这些目中无人的领导了。

“如果我们出了什么问题,那么大家怎么想呢?”

因为自己的这句话,他和神楽才得以恢复日常的生活。虽然这种日常只是表面,但起码短时间内不会再有新的风波了。

背后一阵喧哗,浅間诧异地回头望去。那个熟悉的身影正在这喧哗的中央面无表情地带领着靠近会议室。和第一次见到神楽的时候一样,那种生人勿近的气场依然是那么强,即使如此也没有让周围的人停下和他的交谈(单方面)。浅間向神楽礼貌地笑了一下,神楽微微点了点头,便从会议室的正门进去了。

神楽在警视厅果然到哪里都是焦点的中心呢,大概是和他混熟了会有用吧。浅間从一开始就深知自己和神楽的差距,就算是因为事件拉进了两个人的距离,但神楽终究还是高高在上的那个神楽,这点拉进的距离也只是让神楽愿意在平时和自己交流而已。但是关心和祝福什么的,几乎是从未得到过。

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想,大概是因为今天是生日,所以才会这么想的吧。再说,就算自己把神楽当做了朋友,神楽也未必会觉得自己是他的朋友。

自己会这么执念的原因,浅間清楚,其实还有一个……

TBC

●居然收不住尾了,要在生日结束前写完啊!

评论(3)
热度(9)
© 麻油的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