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涂写写三=͟͟͞͞└(┐卍^o^)卍

Chapter 3

(本章开始会有少许户仓→神乐的情节)


神乐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地等着,左顾右盼了一阵后拿出口袋里的智能机,望着主菜单上花花绿绿的图标却不知点开哪个应用好。

——心思不在玩耍上的话,玩什么都没意思啊。

 

神乐不知道怎么描述好,但是他承认即将能够见到浅间是一件让他高兴的事情。

 

虽然平时总表现出一副不愿意和别人交谈的样子,但事实上也并不是那么拒绝别人的接近的,只是神乐总会习惯性地提防不清楚底细的陌生人而已。

而浅间却不同,神乐知道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好人,在没有朋友和亲人的现在,浅间对自己的好意对神乐来说无异于是救命稻草。当然神乐也明白,浅间不可能是能让自己依靠一辈子的存在,如果自己不继续往前迈一步,可能往后的日子也并不那么好过。

 

只有自己是不行的,这也是浅间那天告诉自己的。

 

如果能够……神乐猛地摇了摇头,一闲下来就会想一些天方夜谭的事情,早知如此还不如拿过手提电脑来。

“好慢啊……”

神乐向后仰去,柔软的靠垫温柔地接受了神乐的重量。

 

“那个是神乐吧……”

身后传来小声议论的声音。

快要因为惬意而闭上眼的神乐留意到了这个声音,一下子清醒过来。

在特解研这种事情并不少见,因为身为主任的自己很少露面,事实上一大部分基层研究员并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

但这里是警视厅,想要讨论自己绝对不单纯是好奇自己究竟是什么样子这么简单了吧。

神乐竖起耳朵来接着听。

“听说浅间刑事一直在照顾他?”

照顾我?

这个说法听上去很怪,却也让神乐没办法反驳。

“浅间刑事可真是个好人,明明对他来讲这就是个无所谓的累赘。”
“没办法啊,他可是对谁都那么好的。”

“不过讲真的,上次那个犯人可就是被浅间带回家过呢,真是够危险的。这回这个神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呢。”

“哈哈哈哈别这么说,小心被他听见啦。”

“真是的,明明看起来谁都牛气哄哄的,自己有本事过下去,还要赖在别人身上,也真是够无赖的。”

 

两个人的声音越来越远,但神乐还是一字不落的听完了。

当然神乐把两个人的长相印在了脑海里,神乐知道,他俩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因为他们已经瞥见自己在看他们了。

能一字不落的听完也是多亏了他俩。

 

从外面走进来的户仓与两人擦肩而过,当然也听见了这场对话的后半截。

看见沙发上一言不发的神乐,户仓意识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尴尬气氛。

“神乐,那个……”

“没关系。”

出乎户仓的意料,神乐对他露出了一个并不刻意的微笑。

“我习惯了,谁叫我一直都是比较显眼的那个呢。”

“不是的!我们浅间班的人并没有这么看您……”

“我知道的,你们班班员和你们班长一样,都是个好人呢。”

户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神乐把“好人”两个字说的很重。但不管神乐在不在意,这个话题也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您要不要喝茶?”

户仓选择了一种很常见但也很明显的转话题方式。

“不,不用了,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其它事,这个文件虽然重要,但还是不得不让你转交了呐,户仓。”

依旧是微笑,但是却并不让人感觉温暖,即便如此,户仓也不可能做出过多的关心了,只好抱着文件袋微微鞠了一躬。

“是,请您放心吧。”

神乐不再回应,手插口袋快步离开了这里。

 

户仓抱着文件,看着神乐离去的背影。

这个人,他确实没怎么直接接触过,就算自己憧憬他,也不会贸然接近。

所以某种意义上,能够经常接近的浅间反而让他感到有点嫉妒。

但另一方面上讲,要不是因为自己的班长,也根本不可能见到神乐,更不可能第一眼就有了崇拜之情。

而且浅间对户仓来说,也是非常憧憬的人,就算神乐会喜欢上浅间也不奇怪。

 

这可真是矛盾,户仓选择了放弃思考。

 

总之这次交给他的任务,户仓明白这只是神乐为了开脱的借口,也想要好好表现一番。

 

话说回来,这种程度的工作也没什么可以表现的地方呢。

户仓叹了口气,为这场说不上是不是暗恋的感情叹了口气。

 

神乐虽然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但藏在口袋里的十指早就攥紧。

说实话,单纯抹黑自己的话语神乐确实是能够做到完全不会为之动摇的地步,刚刚神乐没有说谎,自己的的确确早就习惯了这种事情。

不过神乐不愿意回想起那段时间,可以说造成他不愿意接近别人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出自于那个时候。

 

其实比起这些,神乐更在意的,还是他们所说的“累赘”。

 

没错,他们不偏不倚,正好说到了神乐最不能忽视的地方,那就是浅间究竟是用什么样的心情来对自己好的。他们的这番话,也恰好就像是告诉了神乐答案一般。

 

正如最开始说的那样,和浅间同为警视厅的人员,不可能无缘无故提到自己。这样的话,像关于自己总是在浅间那里受到照顾的事,也就只可能是从浅间本人那里听到的吧。

换句话说,觉得自己麻烦什么的,应该就是浅间的真实想法吧。

神乐甚至能够想象的出,在和别人介绍自己的事情时,那一脸的不屑。

 

——“看吧,所谓天才科学家,也只能依靠我呢。”

 

神乐抬起头,不知为何,六月份的早上,天空却是灰色的。

 

浅间正加速行驶在回警视厅的路上,看着车窗外的天空,喃喃道:

“看来一场暴雨不可避免了啊。”

 


评论(1)
热度(4)
© 麻油的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