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涂写写三=͟͟͞͞└(┐卍^o^)卍

(一篇完)


“啊,又到时间了。”

浅间不太情愿的从床上起来。

每天早起就是为了给神乐煮咖啡,浅间有时候都在反省自己是不是太惯着他了。


但是诸如“想喝自己煮啊”一类的话又不可能跟他说出来。


等到浅间洗漱完毕走出房间,才发现神乐已经在摆放餐具了。

“神乐,起得这么早啊。”

神乐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啊,浅间先生,早安。”

浅间眨了眨眼。

“……是龙啊。”

“说什么呢,我是神乐啊。”

“神乐”跑过来锤了一下浅间。

“行啦龙,不要再闹了。”

浅间笑着摸了摸龙的脑袋。

“什么啊,居然这么容易就能看出来?明明我有戴着眼镜?!”

“神乐和你的区别又不是只有眼镜。”

浅间说着拉开椅子坐下,龙则紧接着在对面的座位上坐下了。

“好吧,果然还是骗不过浅间先生啊。”

龙放弃一样地叹了口气,将眼镜摘下来放到了桌子上,然后伸手从篮子里拿了一片面包出来。这是昨晚浅间从超市买的早餐,就这样被龙抢到了第一口。

“那么,今天神乐不上班吗?”

“不,还上的啊?”

“那你……?”

“啊,就只有这一会儿功夫啦,我跟他说我想和浅间先生说说话。”

“原来如此。”


在那之后龙似乎做到了只要和神乐打好招呼就可以出来的程度,果然两个人互相理解的话,生活上会更方便一些。


“说起来浅间先生还真是厉害呢。” “恩?怎么讲?”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神乐讲过,我们的部分记忆是共通的?”

浅间点点头。

“其实只有让我们印象深刻的事情才会共通下来的,很平常的记忆的话我们也做不到共通的,所以知道的也只会有对方的那么一两件事情而已。”

龙一边说一边晃动着腿。

“这我还真不了解。”

浅间吃惊地看着龙,不过这样也就讲得通了,如果打从一开始就全部共通的话,哪里会有那段时间的事情。

“没想到最近得到的记忆,都和浅间有关呢。”

“啊……”

浅间不知道该哭还是笑,他似乎知道了都是一些什么样的记忆了。

龙坏笑起来:

“浅间先生,没想到您还会说那样子的话啊,真的是没看出来。”

“行啦,龙,你就别开我的玩笑了。”

龙笑的更灿烂了:

“做了那种事情我可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哦,您在对我的身体做什么呢?”

浅间认输一般低下了头,某些地方神乐和龙还真是相似。


“行啦浅间先生,不开玩笑了,毕竟我同意过的嘛。”

龙一脸得逞地拍了拍浅间的肩膀,转而表情变得柔和起来。

“不过啊,我还真是挺羡慕的。”

“咦?”

龙想起了什么一般,眼睛发光地说:

“浅间先生!你向我表白吧!”

“噗——”

浅间刚喝下的水全都喷了出来。

“为什么?!”

“这样的话,我就会留下‘浅间先生和我表白了’的记忆给神乐。他绝对会吃醋的~”

“已经不仅仅是会吃醋的程度了吧……我会不会因此少了什么东西也说不定……” 浅间感觉到背脊一阵发凉。

“哈哈哈哈哈哈,说不定真的会少了oo呢。”

“没想到能从龙嘴里听到这个词,某种意义上我真是罪过。”

“是吗?不仅如此你让神乐说了什么话我也都学会了呢,要我复述一遍吗?”

龙天真的眨了眨眼睛。

“龙……我觉得你绝对要比神乐聪明,在某些地方上。”

浅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趴倒在桌面上了。

“是的!我画画就很好!”

“不仅仅是这方面吧……”

龙看了眼窗外,用寂寞的声音说道:

“时间也快到了,我也该说正事了。”

“说吧,我听着呢。”

浅间也严肃起来。

“其实呢,神乐他也不是那么喜欢喝咖啡的。”

“是吗?”

“他呢,其实和我一样不喜欢苦味吧,但是他好像说过,‘研究人员’不喝咖啡的话怎么对得起这个身份呢?”

“欸?也就是说,神乐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像精英所以才喝的吗?”

“差不多吧,神乐在某些地方意外的很像小孩子一样较真呢,虽然他这么长时间也算习惯了,但还不至于非喝不可吧。”

“你的意思是……”

浅间认真了起来。


“我想,神乐让你每天早上给他煮咖啡,也许只是为了让自己平静下心中的不安吧。假若你总是能顺着他的性子来的话,他会觉得你确确实实是喜欢他的吧。”

“是嘛,怪不得我总觉得最近老是被他指使得跑来跑去呢。”

“你最好不要再和我说细节了,万一我要是印象深刻了下次说不定他不会放我出来了。”

当然龙知道神乐肯定不会这么做,所以笑了出来。

“总之,浅间先生,您一定要好好对待神乐,虽然这么说很奇怪,可是我觉得,在神乐心里,您或许是目前唯一能让他改变的存在了。”

“这个‘目前’还真是令人受伤啊……”

“毕竟不知道将会不会出现别人呢?~”

“唔。”

浅间无法反驳,这的确是说不准的事情,虽然不太甘心。

“放心吧,我想这么多年没有喜欢什么人的神乐是不会这么轻易的移情别恋的。”

龙闭上眼,抿了一口牛奶。


“龙,你意外地很像哥哥呢。”

“嘛,就年龄上讲,还真是这样呢。是吧?犯罪的滋味如何啊?”

“你就放过我吧,龙。讲真的,你越来越和我刚见到你时候的印象相反了。”

“我和神乐可是一类呢,对熟悉的人才会表现另一面的。这一点你比谁都清楚不是吗?”

“我该感到荣幸吗?”

“那是,你可是同时在和两个人谈恋爱呢。”

“不要用这么让人误会的说法好吗?”

龙看了下墙上的时钟。

“时间不早了,那我也该换回来了。”

“是啊。但,你肯定想说的不仅仅是这些,对吗?”

龙扭过头 ,浅间正坚定地看着自己。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刑警还真不是简单的角色。”

“还有什么,就说出来吧。”


龙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

又像是下定决心一样,抬起了头。


“好吧……其实我,害怕被你们忘记。我也不知道我和神乐究竟最后会变成什么样,但我知道你们两个人现在非常恩爱,就算如此,我也感到嫉妒。我总是在想,如果我不留下什么的话,或许在别人,甚至是浅间先生你的眼里,只会剩下神乐的影子。我喜欢浅间先生,喜欢神乐,如果浅间先生……”

龙的声音越来越小,几近啜泣的样子。

“所以你也是,和神乐一样,为了确定我会不会忘记你,说了这么多‘恶毒’的话?”

“我……” 看着浅间像是生气一样,龙终于露出了要哭的表情。

“别乱想了,不管你也好,神乐也好,我都不可能会敷衍你们的。我会一直爱着神乐,同样的,我也会一直照顾你,关心你。我一直都是把你们看作两个人,所以你也是我的家人,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

看见龙愣住的表情,浅间别过了头,接着说:

“这番话也许你没有原来听我说过,因为我这个人,其实很少讲煽情的话,有点难为情啊……”

说到这,浅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噗嗤”看到浅间这样的动作,龙反而忍不住笑了出来。

“明明你,跟神乐说过肉麻的话啊?”

“喂!你也知道的,一共我也没说过几次。”

龙笑着擦了擦眼泪。

“我想,这句话,不仅仅是我,也传达给了神乐呢。看到这段记忆的话,或许我会被神乐教训吧。”

“我觉得,对神乐来说也一样,现在的他绝对不会认为你是累赘,倒不如说,他也想感谢你呢,作为一个‘哥哥’。”

“是啊,我也有了‘弟弟’呢。那我可要好好努力了。”


浅间看着如释重负的龙闭上眼睛的模样,心中却多了一份愧疚,如果自己不多加注意的话,也许会让两人的不安越来越重。

即便如此,客观因素的不确定性让浅间怀疑,自己真的能够,照顾他们一辈子吗?

那个时候到临的话,又该怎么办好呢?


就在这时,龙双手握住了浅间放在桌上的一只手。

“我们相信你,浅间先生,也相信你自己吧。”

熟悉的微笑。

“真厉害,神乐。你的洞察能力也能成为合格的刑警了呢。”

“你不也是?”

“那是因为你们两个的笑容不一样,非常好认。”

浅间捏过神乐的下巴,亲了过去。

神乐没有反抗,闭着眼任由浅间的舌头撬开自己的嘴巴,乖巧的回应着浅间。

过了几分钟,浅间才放开了神乐。

“但是下次你们不要这么突然得变来变去了。”

浅间故作严肃地说。

“怎么,没信心区分我们了吗?”

神乐带着戏谑的目光反问道。

“难道切换人格不累吗?”

“累是累,但是有意思啊。”

“你们啊,就觉得耍我很有趣吗?”

浅间宠溺地刮了下神乐的鼻子,理所当然地被神乐把手扇了下来。

“我从没认识你的时候就这么觉得呢。”

“啊,我真是败给你了。”


“但是啊,要是爱上了龙什么的,我绝对不允许哦。”

神乐忽然直起身子,一手叉着腰,一手用食指指尖指向了浅间双眼之间的位置。

看来是都知道了呢。

浅间转动着眼珠,考虑着要不要戳破咖啡的事情。

“听到了没有?!”

难得的真情流露被人无视难免会尴尬,更何况是爱面子的神乐。

“那是肯定的,你对我而言是特别的。”

浅间微笑着回答,对面果然变得面红耳赤了。


咖啡的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

end





评论(1)
热度(9)
© 麻油的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