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涂写写三=͟͟͞͞└(┐卍^o^)卍

change(上)

神乐朝右翻了个身,结果掉下了床。

被摔了个结实的神乐在迷迷糊糊中纳闷起来,明明自己睡在左面,浅间在右面,怎么自己会掉下来呢?

倒也不排除浅间已经起床的可能性,不过在搞清楚为什么之前先让自己离开这个冰冷的地面吧。这么想着的神乐闷哼了一句:

“……疼疼疼……”

……

神乐怀疑自己是不是感冒了。

“没事吧?!神乐?”

……

神乐没看错,床上刚刚起来询问自己情况的,正是自己的身子;浅间也没有看错,现在坐在地上揉着头的,也正是自己的身子。

两个人看着对方的脸,同时呆住了。

 

“啊。”

 

在确认过不是因为没睡醒以后,两个人被迫接受了身体交换了的事实,毕竟此刻除了接受还能做什么反应呢?

尤其是一直相信科学的神乐,他觉得灵魂交换这种事情比凭空多一个不一样的人格(当然因为后来知道多出来的是自己,所以没有再说过这件事)这种事更脱离科学。

浅间头一次看见面部表情如此丰富的自己,不由得盯了一会儿。

“干嘛!你就别看我了,还不想想办法!”

“你对着自己的脸都能发火吗?”

浅间眨眨眼歪着头问神乐。

“不要拿我的身子卖萌!”

炸了毛的神乐意识到自己的声音说出这句话是多么的别扭,乖乖闭上嘴不出声了。

这句话要是放在神乐身上,浅间绝对会觉得很可爱,但现在神乐用着自己的身子和粗哑的声音说出来,连浅间都有了不忍直视的感觉。


“咳咳,总之,在找到恢复的方法之前,我们得先过好对方的生活,尽量隐瞒过去吧。”

浅间咳了两声,先打破了沉默。

“你说的没错。”

神乐点点头,毕竟说出来这种事也不会有什么人相信,在此之前只能先想办法演好彼此的角色。

“嘛,先换好衣服吧,毕竟不能迟到嘛。”

“我没关系,没人管。”

“可你现在是我,还有个烦人的上司呢。”

神乐恼恨地拍了下脑袋。

“啊……那个人,我还真不想看见他,啰里啰嗦的。”

“你可不能用你平时的口气和他说话,我不想换回身体的时候发现我被开除了。”

“知道啦——”

神乐不耐烦地拖长音回答浅间,准备伸手够放在床头柜上的衣服。

“那是我要穿的,你的衣服。”

浅间指了指床下。

“床底下是我的衣服,你昨晚扔的。”

“你帮我捡回来。”

“我的胳膊很长的,你弯个腰就能够到。”

“你说什么?”


浅间觉得自己的声音严肃起来果然有点可怕。


还好两人的衣服都是衬衣西裤,穿起来并没有哪里不习惯,所以并不费多长时间两人就换好了各自应该穿的衣服。

虽然换了身体,但神乐永远拥有先使用卫生间的权利,经过镜子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跳。摆着pose端详了一阵镜中的自己(浅间),随后神乐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自己并不怎么会刮浅间这样的胡子。

没办法,自己动手的话可能会变成“血案现场”,神乐决定还是让浅间来给’自己‘刮胡子,走出了卫生间。

门外的神乐正抬头看着他,“你出来了啊,那我先进去上个厕所。”

神乐此刻深刻感受到平时的浅间究竟是用怎么样的视角来看自己,但是真的有夸张到要抬头吗?神乐自己都没有印象了。

“好。”

神乐决定等浅间解决完个人问题再请教刮胡子的事。

忽然,神乐反应过来了什么。

“等等等!”

神乐粗暴的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刚刚打开盖子的浅间吓了一跳,但神乐本人似乎好像也吓了一跳,大概是因为没有发现这个身体这么有劲。

“怎么了?”

神乐走到浅间背后,用双手紧紧捂住了浅间的眼。

“必须捂上眼才行!”

“哈?!那我怎么上啊?”

“就这么上就行!”

“我说神乐……我又不是没见过你的……”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好吧好吧。”

浅间深知神乐害羞点非常低,决定不在这方面多费口舌,只是蒙眼上厕所的确是一种“奇妙”的体验,浅间对此不想形容什么。


大概没有洒在外面。


解决完毕以后,神乐松开手,浅间终于得以活动颈部,回过头用一种几近嘲讽的语气询问:其实浅间没想嘲讽,神乐自带buff

“那我在特解研上厕所怎么办?”

神乐也好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只好黑着脸回答:

“自觉捂眼,反正我办公室的厕所不会有人进去,你做这个动作也不会有人看见的。”

“那八成要辛苦打扫的工作人员了,说不定边打扫边想:‘哎呀主任居然会尿……“

“行啦,我知道了!你可以不捂眼睛了。”

神乐用几近沮丧的声音妥协了,浅间发现渐渐开始适应自己声音的变化多端。


浅间其实一直不明白,到底这种事情有什么害羞的,他就完全不在意让神乐用自己的身体。


当然如果思维一样的话,那就没有谈恋爱的意义了,就这样也挺有意思的。


“这下就可以了。”

“啊……终于可以直起身子了。”

神乐伸了伸腰,刚才长时间的弯腰让浅间的腰多少有点疲劳。虽然浅间每天早上都对着镜子刮胡子,但这么实打实地看着自己给自己刮胡子恐怕世界上也没人能够体验过。

还好浅间有个和自己长的差不多的弟弟,只不过大学毕业以后两个人也不怎么经常见面,但起码看着自己的脸还不至于多么不习惯。 至于神乐,他全程闭着眼呢,估计也没什么感想。

“每天早上都这么花时间刮胡子,真是麻烦。”

“我自己刮的话根本不用这么久的,给别人刮胡子我也是第一次,害怕刮伤你。”

“是怕刮伤你自己的身体吧。”

神乐活动了下肩膀,顺带环顾下四周,毕竟视角这么高还是头一次,多少有点眼高手低的感觉。

“早饭还是老一套?”

“恩,我没问题。”

“不过神乐,我没想到你胃病还挺严重的啊。”

这话不是浅间刻意关心,而是确确实实觉得胃部不太舒服,还连带着一种浑身乏力的感觉。

“嘛,你要是觉得乏力,那不是因为胃病。”

神乐习惯性想推下眼镜,却只推到了空气,尴尬地把手放了下来。

“我该说抱歉吗……”

“那倒不必,反正你现在也体会到了。真想道歉的话就赶紧做饭,你的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

“遵命,还有什么吩咐吗?”

“不要拿我的脸笑眯眯地和别人说话。”

“啊,我会注意的。”

浅间想了下,自己平时笑眯眯地时候也很少,只能说尽量少让自己露出柔和的表情就行了吧。

神乐从柜子里翻出了自己的备用眼镜,用眼镜布裹着手将镜片卸了下来。

“你在做什么?”

“戴镜框,没有眼镜我不习惯。”

“你准备怎么和我的同事解释?”

“就说换个风格而已,他们也没什么理由阻挠吧。”

浅间就这么看着神乐给”自己“戴上了镜框,不得不说,浅间觉得自己是不是考虑买个平光镜了。

“我戴上眼镜还挺帅的嘛。”

“多半是因为我的镜框帅。”

被神乐泼了凉水的浅间自知无趣,老老实实地准备去厨房准备早餐。

身后忽然传来自己低沉的声音。

“要是能换回来的话,一起去给你买副眼镜吧……”

浅间笑了,但故作苦恼地回答道:

“要是回不来了呢?”

“那我给自己买。”

“你居然没有抱怨要一直用我的身体?”

神乐白了浅间一眼。

“抱怨又没有什么用,还不如老老实实地接受。顺便用你的身体做一些我从来没有尝试过的……”

“那还是赶紧想办法换回来吧。”

浅间难以想象自己的身体会被做些什么事情。





————————

(上篇END)

评论(1)
热度(8)
© 麻油的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