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涂写写三=͟͟͞͞└(┐卍^o^)卍

(legal high2 羽生x古美门)SLY(一篇完)

这篇终于完结了,意味着我少了一个坑哈哈哈哈
*家庭背景除了富二代海龟以外都是二设,对不起啦羽生君

*文笔差,本想分成两篇发,看了下字数还是凑到一起了。

*这是发生在SLIER之前的故事

 

那是很久以前的一个冬夜,墙上的钟表指向了傍晚7时,早就在餐桌上打起了瞌睡的男孩听到了期待已久的敲门声,飞一样的奔向了门口。笑容灿烂。

 

“爸爸!您回来啦?”

 

男人微笑地摸了摸男孩的头,然后从手提包中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包裹。

 

“来晴树,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谢谢爸爸!这是什么?”

 

叫做晴树的男孩把包裹高高举起,企图能透过灯光看见里面的内容。包装纸的色彩在晴树的眼中折射出了七彩的光,他第一次收到被这样好好包装起来的礼物,一时间兴奋地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看到自己的孩子这样开心,男人也笑着蹲下了身子,看着晴树的眼睛。

 

“喜欢的话,拆开看看吧?是童话书哦,叫做《小王子》”

 

晴树点了点头,抱着包裹跑到了餐桌前,跃上椅子兴奋地拆起了包裹。男人换上拖鞋走进了室内,将刚脱下的大衣挂在了一边衣架上,叹了口气,看向鞋柜上的相架。

 

“由纪,我们的孩子已经这么大了啊……”

 

 照片上的长发女子甜美地笑着,眼神注视着前方,好像在回应着男人一样。

 

 

 ——————————————————————

 

 

“来了——”

 

正在忙碌的服部清洗了一下自己的双手,连忙走向门口打开大门。

 

“您好,服部先生,好久不见了呢。”

 

“啊呀,这可……真是好久不见呢,羽生君。”

服部在开门的一瞬间确实吃了一惊,更多的是看到两年不见的羽生的惊喜。

“是啊,不过您看起来还是和原来一样的健康呢。”

“哈哈,身体强壮可是我一点不足为提的长处,那,不进来坐坐吗?这两年来的经历,我们还想好好听你聊聊呢。”服部退了一步,侧过身子邀请道。

羽生看到房子内熟悉的布局,顿了一下别开了眼睛,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我……”

注意到了的服部随即露出了了然的表情,像是闲聊一般补充了一句:

“哎呀要说这两年遗憾的事呢,就是事务所到现在,还是没有女主人。”

“欸?”

羽生吃惊地望向服部,服部只是向他点了点头。

“来吧,我们都很想你呢。”

“哈啊……那,打扰了。”

羽生的脸终于绽开了笑容,微微鞠了一躬,拉起身边的荧黄色旅行箱向内走去。再一次回到了曾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地方,羽生情不自禁地放慢了脚步。客厅意料之中的没有人,放好行李的羽生在沙发上坐下,目光柔和地环顾起了四周。

“我帮你倒杯红茶吧,羽生君。”

服部这才好好打量了一下这位两年没见的青年。确实,外形的变化虽然没有多少,可是气质上却完完全全变了,看来这位曾经的悠闲国的王子”已经在这两年把“悠闲”这个形容词磨掉了,整个人显得稳重而可靠。

“不用了,服部先生,我自己可以解决,您还要准备早饭的吧,再说……”羽生抬起左手腕,黑色的电子表上显示着此刻是早上七点五分。

“这个时间,古美门先生也该起床了,不是吗?”

“啊,说的也是呢,那我就先失礼了。”

服部转身走回了厨房,在盘子上摆放面包的时候不禁思考起能让羽生下了飞机便立马赶过来的理由来。

 

羽生正在客厅里闲逛的时候,二楼的房间传来了开门声,羽生条件反射一般看向了楼梯的方向。古美门此刻顶着鸟窝头揉着眼睛,身上的睡衣因为睡相不好的缘故变得皱皱巴巴,一边走一边喊“服部叔!今天早饭是什么!”

羽生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打招呼,服部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是法式例餐,顺便一提是两人份。”

“哈?那个灯笼裤的白痴今天要来吃早饭了?”

“不,是另外一个。”

“兰丸?最近我没交待他任务啊。”

羽生站在一旁纠结了一阵,还是妥协一样地开口“服部先生,我在机场吃过早饭了,不用麻烦您特地准备了。”

听到声音的古美门刷的一下将头转了过去,眯着眼睛盯了羽生一会儿。羽生被盯得有点手足无措,但毕竟躲不过的还是躲不过,只好主动开口。

“好久……”

然而古美门并没让羽生把话说完,扭头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嘭地一声关上了门。

“古美门先生!”

羽生不敢冒昧上楼,看着紧闭的木门,握紧了拳头,服部正好从一旁的厨房内端着餐盘走了出来,羽生看到连忙走过去接过餐盘:“我来帮您吧。”

“那可是感激不尽了。”

“没关系,原来受过您很多照顾嘛。”

“那是我的职责,说起来羽生君,刚刚那声是先生回房间了?”

“恩……服部先生,我果然还是应该改天来吧?”

服部忽然拍了一下手,一副想起了什么的表情。

“怎么了?服部先生?”

“哎呀!我忽然想起来,今天可是我的偶像梨子小姐的握手会入场券的发售日!”

“是吗?”

“实在不好意思了羽生君,你暂时帮我照顾一会儿先生吧,售票点离这里不远,我要赶紧过去,否则一会儿人就多了。”

服部慌忙套上外套,向大门口跑去。

“欸?!我?!您是说我吗?!”

羽生慌忙赶上前去拉住了服部。

“没错!我看好你的!我真的很急,请原谅我的任性吧。”

服部眼中充满了鼓励的神情,拍了拍羽生的肩膀,随后飞一般地离开了这座房子。

“开玩笑的吧……这什么展开。”

羽生留在原地一脸懵逼。

“说起来,难道服部先生曾经在牙买加练过短跑*?”羽生在心里调侃着。

 

 (*牙买加的短跑项目很厉害的!服部叔是真男主)

————————————————————————-

 

照顾古美门他自然是求之不得,可那前提也得是古美门肯见到他。

 

现在古美门早就把自己关起来了,谈何照顾?也许一开始就错了,自己不该迫不及待地出现在他眼前,而是缓和地、慢慢地一步步来。当初服部邀请自己的时候就该转身告别,可自己还是因为听到那句“没有女主人”而激动不已,踏入了这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地方。

 

“你要从败家之犬转型成看门狗了吗?”

听到声音的羽生回过头去,穿戴整齐的古美门正在自己身后抱臂看着自己。熟悉的蓝色衬衣和黑色毛衣,额头上夸张的偏分,的确是古美门没错。

“先生你……”

羽生曾经想过再面对到古美门时候要怎么开口,现在却因为刚刚风波一时难以张口。

古美门很明显没有想留给他思考怎么开口的时间,整理了下衣领向餐桌走去,走了几步像是想起了什么的样子,又皱着眉回过头:

“服部呢?”

“啊那个,服部叔说他去见偶像了。”

“偶像?服部有这种追星的爱好吗?”

羽生愣了一下,随后在心中轻笑起来,服部洞察人心的能力越来越厉害了啊。也许什么时候自己也该向他学习一下才是。

“所以,你来我这里是做什么?”

古美门下一个问题又让羽生回到了难以开口的原点,羽生在脑中快速组织着语言,随便说点什么都好至少能让话题过去。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我还是觉得古美门先生您的水平最高了。”

“当初是我太不成熟,现在我已经修行完成了,想回到先生这里来证明自己。”

“……就是以上……”

古美门坐在椅子上,噘着嘴翘着腿看着桌上早餐,羽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听到了。等到他下手抓完了一个面包塞到嘴里,才含糊不清地回答了羽生。

“哼,意料之中的理由。我以为你这几年编谎话的本事能长进一点呢。”

“我没有说谎,先生,这是我的真心话。”

羽生向前靠近了一步,用手覆在自己的胸前,一脸正切。羽生的确没有说谎,只是有所隐瞒而已,所以脸上的表情让古美门确确实实信了大半,嚼着面包的嘴明显慢了下来。

“只要你同意不要工资,那我还是可以考虑的。”

古美门终于吞完了第一个面包,伸出手端起了宽沿汤碗。

“恩?!”羽生一脸吃惊,本以为自己还要再软磨硬泡一会儿,没想到这么轻松就答应了。

“怎么,要是想在我这赚钱就算了吧。我可还要攒钱买私人飞机呢。”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真的很乐意,只要能让我学习就是最好的报酬了。”

“你的漂亮话说得真是越来越虚伪了呢。”古美门放下碗,一脸严肃的伸出手指着羽生。“听好了,我会用你是因为你起码能力比幼稚园的高上那么一点,但是如果这次你再有别的出格行为,我一定不会手软地把你扔到北冰洋去修行。”

“是!非常感谢!”羽生向着古美门鞠了一躬。

 

不过“出格”到底指的是哪方面的出格呢?羽生并没有问出来。

(完)

——————————————————————-

我居然有了可以打上“完”的文!

评论
热度(30)
© 麻油的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