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涂写写三=͟͟͞͞└(┐卍^o^)卍

(legal high2 羽生x古美门)冬天的早上

*短篇

*可能会ooc

羽生晴树是个白痴,古美门一直这样坚信着。

 

今天的羽生又傻乎乎的第一个跑来自己的事务所,明明外面下着那么大的雪,今天就算晚点来自己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过他了。

盘坐在沙发上的古美门一边喝着冒着热气的咖啡,一边看着双脸冻红还在对自己保持标志性微笑的某人,一瞬间没了喝咖啡的兴致,又把咖啡杯放回了桌上。

 

“先生,是我泡的不好喝吗?”

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的羽生慌慌张张地站起来,带着一脸受伤的表情。

古美门摆了摆手:“咖啡太苦了,再给我泡一杯奶茶。”

“是!”

得到指令的羽生立马转身去了厨房,古美门看着他只穿着衬衣和马甲背心的身影,把披在身上的毯子又往上拽了拽,更加坚定了心中“羽生是个白痴”这样的结论。

 

“先生,泡好了。”羽生弯腰将白色的方口杯小心翼翼地端到了古美门面前,混合着奶香和茶香的味道一下子充斥了整个鼻腔。

古美门用手指了指桌上的咖啡杯:“泡的太难喝了,自己解决掉。真怀疑你的脑子是不是被北风刮回沙特了。”

“先生,刮不到那里去的。”

“那就加拿大也好啦澳大利亚也罢啦!总之你的脑袋不在这里!”古美门伸出食指直直地指向羽生的额头。

“先生,没想到我在哪里待过您记得这么清楚呢。”羽生双眼发亮地看着古美门。

“那是,大爷我的记忆力可是一等一的强呢,要不怎么能保持我的不败战绩呢?”

“是是,先生。”

羽生端起古美门喝过的咖啡杯,很自然的抿了一口,也没有做过多的动作。

古美门在一旁盯着他的脸看,从余光中注意到视线的羽生侧过头来,用手微微举了下咖啡杯,笑着说:

“感觉身子很暖和呢,谢谢先生。”

古美门翻了个白眼:

“不,你理解错了,我只是拿你当垃圾处理器而已。看来我们的王子大人一如既往地很容易就把事情往美好的地方想。”

“I don’t care.也许是那样吧。”羽生耸了耸肩,端着托盘又喝了一口咖啡。

看着羽生喝咖啡的样子,古美门顿时觉得披着毯子缩在沙发里喝奶茶的自己真是太有损自己的高雅形象了。受到打击的古美门一瞬间把毯子扔到了一边,夸张地挺着腰,端坐着喝起了奶茶。

“先生?!您会感冒的,赶紧把毯子披上。”羽生慌忙跑到沙发旁捡起了棕色的毛毯,准备给古美门披回去。

“不需要!我们热血男儿从不需要这些东西!我大脑通过思考产生的热量就足以让我暖和起来的。”古美门刚想抬手打落毛毯,胳膊还没触及便停在空中,打了个重重的喷嚏。

“研介,乖乖披上。”

羽生收起了笑容,语气中带着一丝命令的气息,神情严肃地看着古美门,将毛毯披回了古美门身上。

“……我知道啦。”古美门不高兴地嘟囔了一句,披着毛毯起身离开了沙发,重新在落地窗前的坐垫上窝着,一脸惆怅地看着窗外大雪纷飞。

神啊,为什么自己要是易冷体质呢!神啊,我高贵的气质要被这寒冷的冬天淹没了啊!

愤恨地看了眼落地窗里羽生向这里走来的身影,那家伙冒着傻气的笑容又回来了。

 

看来白痴不会感冒是真的,古美门觉得自己证实了一个传言。

 

“先生想看雪?”羽生在古美门旁边坐下,冰凉的木地板并没有阻止羽生的动作。

“不,我只是想静一静。”

羽生愣了一下,转而又微笑起来:

“好,我们一起静一静。”

“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做‘静一静’啊!是我一个人!一个人!一个!一!一!一!”

“先生今天好大的火气啊,怎么了?”羽生选择性无视了古美门的抗议,歪着头看着古美门。

“哼,我只是在思考‘智商低的家伙不怕冷’这一现象的成因!要是思考出来将是人类的一大进步!”

“欸?因为我的体质本来就偏热啊,先生的又是偏冷体质。”

羽生一把将古美门揽在怀里,一时间古美门不知道先思考“我被人抱了!”这件事还是先思考“羽生承认自己智商低了!”这件事了。

古美门在羽生怀里挣扎了一会儿,本身力气就比不过羽生,自己的头顶还被对方的下巴抵住了,古美门只好认命一样地垂下了两臂。

 

“先生,今天有工作吗?”

“没有……”古美门有气无力地回答着。

“先生,您今天有什么计划吗?”

“没有……”

“先生,您想让我走吗?”

“没有……呃?!”

意识到回答了什么的古美门瞪大了双眼,抬起头看着羽生。

那个白痴果然露出了一副计谋得逞的笑容,但古美门内心再也嘲讽不起来了。

羽生晴树这家伙,可能不是个白痴。

意识到这一点的古美门已经晚了。

“那我今天就好好陪着研介吧。”

羽生连带着毯子抱起古美门,缓缓向二楼走去。

“等等,我刚刚那是因为刚起床脑子不清楚!你给我停一下!我刚刚说的不对!”

“恩?是吗?”

“当然!脑子再好的人也会有口误嘛不是!你放我下来我能给你好好解释一下这个现象!”

“我很感兴趣呢,以后要好好和我讨论一下,不过现在没有那个时间。”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再也不说你是白痴了羽生君!我自己走也行的!晴树!”

“不好意思,我喜欢这样抱着研介呢。至于白痴,先生说的的确没错啊。”羽生笑着回答道,只是这笑容让古美门感到了阵阵寒意。

“服部——”古美门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然而声音在一声“咔哒”之后便朦胧起来。

 

 

 

此时的服部,穿戴整齐地站在马路上,正和什么人打着电话。

“今天的雪也很大呢,啊啊,是的,今天我又提前下班了呢。”

(完)

————————————

是的没错,就是已交往前提的羽古!

今天下午被雷了那么一下,硬是停下了手里的校园梗,写糖治愈下自己。

评论(10)
热度(89)
© 麻油的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