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涂写写三=͟͟͞͞└(┐卍^o^)卍

【LH2/羽生x古美门】Before light(上)

*爆字数了所以分成上下两篇发了

*这是发生在《冬日的早上》:http://mayokozone.lofter.com/post/2effe1_9ec1cab之前的、夏天的故事

*两个人还没在一起




悄悄露脸的八月阳光从窗帘缝隙中透过,照在卧室的地板上。逐渐上升的室温渐渐让睡梦中的古美门烦躁起来。

这个时候,枕边的手机很不合时宜地震动起来,古美门这下算是彻底睡不下去了。

“羽生晴树”四个字在屏幕上黑白分明。邮件?古美门皱了下眉头,伸出食指点开了这条烦扰自己的邮件。

“先生,非常抱歉,由于我今早有点低烧,可能去不了事务所了。^ ^; 希望您今天一切顺利。——羽生晴树”

低烧?谁?悠闲国的王子?趴在床上看着手机的古美门反复确认了好几遍,那个“^ ^;”的表情,呜哇,真是一眼就让人想起他那恶心的笑容啊。看来确确实实就是羽生没错了。

古美门承认自己一直都没有想过羽生是会发烧的人。

 

作为一个无论在哪里都能面不改色地只穿着那一套品位奇怪的西服的人怎么可能会感冒呢?何况现在还是夏天。

 

“羽生君发烧了?!”

黛将手中的文件拍在桌上,一脸诧异地看着服部。

“是的,他早上的时候是这么和先生说的。”

“不可能吧!他那样的人……”

“少在我这大呼小叫的,什么叫他那样的人。羽生他也是人,怎么就不可能发烧?比起关心那个发烧的王子殿下,还是赶紧完成手上的工作吧罗圈腿。”

“是……”

黛难以反驳古美门的话。在重新拿起文件之前,黛又带着询问的口气开口:

“我们不用去看望一下羽生君吗?毕竟在这里他只有一个人,生病起来一定很难过的。”

“钱多得没地方烧的二世祖大人怎么可能会不请佣人来照顾自己呢?说不定想出个门都有人开直升飞机接送呢。你就别在这里瞎操心了。再者说,这个狐狸精王子到底是不是真生病还有待证实呢,说不定此刻正在哪个地方花天酒地吧。唉,所以现在的年轻人真堕落呢。”

“这话也太过分了吧。先生你完全没资格这么说吧,话说回来既然您不相信羽生君的话为什么准假了呢?”

古美门轻哼一声,随手翻开了一旁茶几上的杂志:“……你傻啊,万一他真的是发烧的话,让他过来不就会传染我了吗?”

“你这不是也不确定吗?!快给羽生君为刚才那个过分的评价道歉啊!”

古美门将左手食指塞进了左耳之中,装作没听见一样低头看着杂志,广告页上的泳衣模特正微笑着举着这季度的新品防晒霜,恰到好处的弯腰角度让被泳衣挤出的乳沟非常明显,但古美门却完全没有注意到似的又心不在焉地用右手翻过了一页。

“果然还是一会儿去看望他一下比较好吧。”

黛自言自语一般低下头重新工作起来。

“那你知道他住在哪里吗?”

古美门的话直戳要害,一针见血。

“不……知道……”

“真是可惜,说不定以后都见不到羽生君了呢。”

古美门带着一丝惋惜的笑容说道,然后装模作样地抹掉眼角一丝眼泪。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诅咒他吗?!”黛一脸鄙视地盯着古美门。“再说,我可以待会在LINE上问一下他的住址啊,再怎么说也是朋友。哪像先生你,一直这样对待羽生,真不知道他上辈子欠你什么了。”

“那也是他自找的,当初就说过在我这里工作不可能让他一直当他的悠闲国王子,可他还是笑眯眯的答应了,只能说这个王子大人实在是个受虐狂啊。”

古美门不屑地翘起了二郎腿,低头重新看起了杂志。

“还不是因为羽生脾气好,当初就是想过来学习的,谁知道这一年来成天被你这样挖苦。”

“他要是不爽随时可以走啊?再者说他又不是没在我这里待过,我是什么样的人他还不清楚吗?”

“羽生是不好意思提出来吧。何况,那个时候先生您对他很好啊!和现在截然相反嘛”

“……”

古美门双目狰狞地瞪着黛看了一会儿,接着烦躁地丢下句屋里太热了跑去了院子里。

“外面更热吧。”黛看着古美门的背影小声嘀咕着。

“今晚可能会有暴风雨呢。”从一边经过的服部突然没头没尾地插了这么一句。

“咦,明明外面太阳很好啊?”

“八月的天总是阴晴不定呢,所以也是让人最感觉烦躁的季节。”

 

 

一天的工作在和着蝉声的喧嚣中结束了。

 

黛站在门口,半担心半鄙夷地看向古美门。

“羽生君回复我说他尽量明天来事务所,先生你要在人家回来的时候好好关心下啊。”

“不用你提醒罗圈腿,我可是一个合格的上司。”

“我已经不想吐槽你了。服部叔,如果先生说了什么大概还需要您来救场了。”

“尽管交给我就好了,黛先生。”服部笑着回答道。

毕竟没有比服部更可靠的存在了,听到肯定回答的黛松了口气:

“既然服部先生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那,明天见。”

“黛先生请慢走。”“赶紧回到你爸爸身边去吧幼儿园的!”

 

咔哒。

随着大门的关上,黛总算觉得自己耳朵清净了一些。

傍晚空气非常潮湿,这是暴雨的前兆。服部叔果然说的没错,黛在心中又把服部赞美了一番。低头从包中翻找着雨伞和手机,如果突然下起雨来那可大事不妙,自己要先去一个可以避雨的地方等着父亲的到来才可以。

当然有那么一瞬间,黛忽然萌生了“要不淋个雨请个病假好了?”的念头,同时又有种隐隐约约之间忘记了什么事情的样子。

是什么呢?黛一边挠着头一边走下了台阶。

 

 

 

“……”古美门眯着眼睛看着大门,并没有移步的迹象。服部感到有点费解,站在不远处和古美门一起看着。

嘭一声,紧闭的大门又被人推开。“情报员”加贺一蹦一跳地跃进了事务所:

“呦,各位晚上好!今天可真热啊,我来蹭……”

关上门的加贺正准备来一个完美的一百八十度转体,在回头的一瞬间对上了古美门恶鬼一般的眼神,好在古美门此刻并不想和这家伙多费口舌:“我要的东西呢?”

听到的是意料之中的询问而不是斥责,加贺得意地扬起了嘴角,一瞬间,一张白色纸片“刷”地出现在他的左手食指和中指之间。

“安心吧先生,一切都调查好了。”

古美门一把抓过纸片,匆匆扫了一眼便丢到了口袋里。

“刚刚你来的时候看见黛了吗?”

“恩?看见了哦,还是她父亲来接的她……”“往哪个方向去了?”

“呃,还是往常的方向吧……”加贺一脸茫然地回答了古美门的问题。

“看来今晚的晚饭是一人份呢……”一边的服部点着头自言自语地走进了厨房。

古美门伸出食指点了点加贺的胸膛:“没错,只有我的份!”

“欸?”

古美门并没有理睬愣住的加贺,抹了一下刘海便向门口走去:“服部叔,等我回来以后再开饭!我要出门散步!”

“什么?!”听到这话的加贺差一点就要冲过去拦住已经握住把手的古美门:“您怎么可以这样!”“自、己、的、晚、饭、自、己、解、决!”回复加贺的是一张渐渐隐没在门后的、极为夸张的嚣张鬼脸。

几秒之后,古美门又走了进来。

“忘拿东西了!”

古美门大摇大摆地走到伞架旁,拿起了黑色的长柄雨伞。

嘭!

大门再度关上。

服部从背后拍了拍加贺的肩膀。

“先生的那份,今晚应该不会有人吃了。”

“我想也是。”加贺用食指和拇指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点点头。

 

 

 *****************************************



羽生晴树难得发烧了一次。

原本平时都能够自觉早起出门锻炼的他,今早却是昏昏沉沉,完全不想醒来。迷迷糊糊中想起了古美门的脸,才勉强睁开沉重的眼皮抬起右手臂搭在了额头上。

好烫。

变得愈加严重的头疼让羽生倒吸一口冷气,实在是难以置信,自己居然在这个季节感冒了。看来冒雨踢球果然是一件有风险的事,难怪昨晚工作效率特别低下。

羽生在床上挣扎了一下,翻了个身从床头柜上摸到了手机。要给先生发个邮件才行。羽生脑海中第一反应就是想让古美门知道自己发烧了。

羽生熟练地打开了编辑界面,为什么急切希望对方知道呢?是想得到他的关心吗?羽生苦笑了一下,那个自私自大的古美门会关心自己吗?羽生一下子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口气发送邮件了。

思索片刻,羽生还是选择了比较正经的言辞,虽然忍不住在最后偷偷加了个颜文字。

正如他平时不知道怎样面对古美门一样,既想接近,又小心翼翼。

 

一年前本以为自己出国以后能让自己渐渐淡忘掉古美门的事情,却没想到最后还是忍耐不住,心情复杂地坐上了从巴黎飞回东京的航班。早已规划好的人生轨迹因为一个古美门此刻变得复杂曲折起来。羽生扶着额头思绪混乱地靠在飞机座椅上。

不,早在自己第一次因为古美门而感到焦躁不已的时候,轨迹就已经变得凌乱不堪了。

羽生在巴黎的事务所学习的时候,事务所的所有者是一名同样来自日本的精明强干的女性律师,早年也在日本当过律师,后来因为嫁给了法国人所以定居此地。羽生非常欣赏她的能力,遗憾的是那个人以亲自指导别人太累为由拒绝了羽生的指导申请。好在这并没有什么,羽生只要通过旁观一样可以学习的到。只是……

那个人无论是做事方式还是性格,总会让羽生不由自主地想到古美门。思念也因此愈加深刻起来。

 

“我说你,还是离开这里吧。”

“欸?”

虽然羽生知道她喜欢单刀直入,可是这还是太过突然。

“请问,是我做错什么了吗?施耐特小姐?”

施耐特听到羽生的疑问,嗤笑一声,双手叉腰看着羽生,回答道:

“你的心思又不在这里,怎么可能进步呢?”

“……咦?”

“人要是想要变强,就要为了实现那个目标排除掉一切杂念,可你现在完完全全就是一副被杂念带跑了的样子,你还是赶紧滚回你本来该呆的地方吧。”

“……”

羽生怔怔地看着对方,说不出一句话。

“就这样,你被开除了。”施耐特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了走廊。

“……等一下,施耐特小姐!”

施耐特像是没听见一样,消失在了走廊的拐角。

 

斯耐特曾经在晚上下班时看见了还在隔壁办公室里加班的羽生。说实话,她对这个小伙子印象还不错,能干,聪明,也会说话,实在是很适合当律师的料子。但是她同时从羽生身上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这个人并没有两张面孔,严格上说非常单纯,单纯到让人觉得更看不懂他这个人本身。

他一直在压抑着什么,所以才让人觉得看不透。施耐特这样想着,不由自主地走进了一点,想看看羽生到底在干什么。

出乎意料的是,羽生并不是在工作,而是手拿着一个电子相册看得出神。脸上的表情不知道说是悲伤还是高兴。

“羽生,不回去吗?”

施耐特走到桌旁,敲了敲羽生的桌子。

“啊,恩。”被吓了一跳的羽生慌忙放下相册,站起身来对着施耐特点了点头。“施耐特小姐工作结束了?您辛苦了。”

施耐特没有立马回应羽生,而是趁机向着桌上的相册瞥了一眼。这下换成她吃了一惊,因为相册上出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古美门和那个小姑娘?施耐特思索了一阵,羽生原来在古美门那里学习过吗?明明他俩理念差距这么大。施耐特不打算从羽生那里得到答案,她从不想主动打听别人的过去。不过这次的发现的确让她变得对羽生有点感兴趣了。

 

现在回想起这一幕,刚给羽生下完逐客令的施耐特愈发觉得羽生在意的人肯定是他俩中的某一位。不管是谁,总之只有让他解决完自己的问题,他才有可能继续成长。

不过如果羽生真的回去了,那以后应该见不到这个小伙子了吧,施耐特靠着窗户,抿了一口咖啡。




(上篇完)

*****************

最近练成了在机房一边敲代码一边写文的技能!

评论(2)
热度(57)
© 麻油的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