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涂写写三=͟͟͞͞└(┐卍^o^)卍

【LH2 /羽生x古美门】沉溺梦中

*短
*大堵车的时候临时想到的梗

羽生非常清楚。
对羽生来说,古美门是个面目可憎,嘴巴恶毒,耍起脾气来完全不讲理的人。
但是就是这样的人,却深深吸引着羽生。吸引到看到古美门身影的那一瞬便再也移不开目光。

羽生知道,对于同为男性的自己,这场爱恋也许只能无疾而终。就算世界上能够强行占有对方的方法有千万种,对羽生来讲哪一种其实都轻而易举,但是羽生并不想这么做。即使这种念头有时会在妒火攻心的时候一闪而过,羽生也会反复告诉自己那是犯罪,是丑陋的事情,是不被允许的行为。
如果得不到心的话,只要一个躯壳又有什么用。他爱上的是古美门的灵魂,而不是一个外表。他想要古美门对自己微笑,对自己生气,对自己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如果做出了那种事情,自己也就再也见不到那样生龙活虎的表情了吧。
所以羽生只是静静地看着古美门的背影,默默在心中描绘着他映在地上的影子轮廓。这会让他平静下来,起码古美门还在自己“身边”,不是吗?羽生翘起嘴角,目光哀伤。

这次回来,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再离开先生身边了,羽生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
“这次我一定会一直在先生身边的。”
听到保证的古美门“哈?”了一声,甩给了羽生一个莫名其妙的表情。
是呢,先生永远不会懂呢。

羽生闭上眼,汹涌而来的倦意侵蚀着他残存的意识。已经三天没有好好睡觉了,为了让先生可以轻松一点,自己总是会悄悄帮古美门完成很多工作。就睡一会儿,待会要抓紧醒来在先生午休结束前接着完成才行。羽生这样想着,头枕在沙发靠背上沉入了梦乡。

梦中的羽生依旧见到了“古美门”,每天的这个时刻是羽生最幸福的时光。羽生隐隐约约听见了“古美门”对自己说了一声谢谢,紧接着对方的轮廓渐渐清晰,慢慢向自己走来。像是自己的恋人般微笑着抱住自己,那两瓣羽生日思夜想的嘴唇慢慢覆上了自己的。
羽生愣住了一瞬,紧接着苦笑起来,回应着对方。
这个吻太过有真实感了,但是自己也只能在梦里这样了吧,羽生想着。但是感觉不错,那就让我在这一刻好好享受一下吧。

羽生睁开眼的时候,古美门早已坐在院子的靠椅上晒起了太阳。看到梦中和自己亲吻的人就在不远处, 羽生摸了摸嘴唇,竟然一时间忘记了道歉。
那个人背对着自己伸了个懒腰,然后向着自己的方向伸出食指:
“上班时间睡觉,扣你这个月工资。”

这样才是先生啊,羽生一边走向古美门,一边微笑了起来。



古美门也许并不清楚。

对古美门来说,羽生是个笑容恶心,悠闲散漫,做事完全不切实际的人。
但是就是这样的人,却让古美门非常在意。在意到得知羽生背叛的那一瞬古美门竟忘记了言语。

原本的古美门并没有看出羽生是喜欢自己的。那些笑容在自己看来只不过是迷人精惯用地小伎俩,外加对自己的一点挑衅而已。
但是羽生这次回到自己这里,古美门却从羽生的眼神里看出了不一样的东西。那是一种复杂的情绪,就像是看着一件渴望已久但是得不到的宝物一样的眼神。起初古美门只是觉得是羽生这两年性格变化了的缘故,但是当他留意到那个眼神只会放在自己身上时,古美门一时有种乱了手脚的感觉。

“这次我一定会一直在先生身边的。”
如果这世界能有慢镜头的话,自己那瞬间变大的瞳孔一定会被看得一清二楚吧。古美门在片刻的呆滞之后强装镇定地“啊?”了一声。

此刻正坐在靠椅上的古美门为自己当时的反应狠狠地嘲笑了自己一番,因为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一直”这样不会改变的存在呢?难道被那个白痴王子传染了不成?所以自己刚刚才鬼使神差地亲了一下那个白痴?
古美门用食指摩挲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背后忽然传来了声响,这种事还是就让它成为秘密就好,古美门这样想着,伸了个懒腰。

评论(1)
热度(67)
© 麻油的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