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涂写写三=͟͟͞͞└(┐卍^o^)卍

【LH2/羽生x古美门】毕业祭(上)

*其实这篇没题目


古美门随着羽生并排走在庆应校园的主干道上,虽说今天的自己本没有理由来到这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地方,但是受到母校邀请的羽生说了“无论如何都想带着先生一起去看看校园”,死缠烂打之下古美门只好答应了羽生。看着那些脸上带着喜悦或者悲伤的年轻人们,该说不愧是悠闲世代吗,丝毫没有就要褪去保护色踏入社会的紧张感呢。古美门顿时有种想先替现实给他们一个耳光的冲动。

  

“嘿,晴树!”

突然从背后出现的声音打断了古美门的脑内战斗,随着羽生一同转过身去。一个浅棕短发的男子靠近了两人。

 “啊啊,早上好啊,寮学长。”羽生微笑着对着那个叫寮的男人挥了挥手。古美门看了眼羽生的表情,皱了下眉头。

“你小子还是这么帅啊。”寮走到羽生身边随意地将胳膊搭在了他的肩上,另一只手揉了揉羽生的头发。“听说今年学校是请你来给毕业生熬鸡汤了啊?也难怪,这几年我每年都能从各种媒体上看见你的身影,看来混得相当厉害嘛晴树。”

“不不,我哪里比得上留校教学了的学长厉害呢?”羽生尴尬地笑着,脚下不自觉地退后几步,和寮拉开距离重新站回了古美门身边。古美门若有所思地看着身边的这位迷人精先生,怪不得刚刚觉得羽生的笑容有点奇怪,果然不是错觉,原来羽生也会有这种时候啊。

 

“真厉害,没想到这位寮先生是这里的老师,看这身打扮和长相倒是和这里悠闲的学生无异呢。”看出羽生并不想和他过多交谈,古美门主动开口加入了话题。那可以说是厚脸皮的性格能够让他毫不在意对方一脸“你谁啊”的表情,用带刺的话语向对方进攻。

羽生很快理解了状况,伸出左手摆在古美门身前开始介绍起来:“这是古美门先生,我想你应该听说过的。今天陪我一同来校园参观。”接着将手移向寮的方向,语气比先前变得柔和起来:“古美门先生,这位寮学长是大我两届的前辈,现在是法律系的老师。”

 

听到古美门名字的寮一瞬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随后又换上了古美门最常见到的那种客套笑容。“当然,久仰古美门先生的大名,只是一时间没敢确定呢。毕竟古美门先生和这里没有关系不是吗?能够亲眼见到像您这么有名的律师也是我的荣幸了。”寮走到古美门面前伸出右手。古美门看了眼寮,过了几秒才握了上去,只是稍稍用了点力气。“哪里哪里,承蒙夸奖。”古美门将视线上移,用审视的眼神盯着对方的瞳孔:“只是不知道寮先生刚刚的那个‘没有一点关系’何以见得?”

寮从鼻腔中发出一声轻笑:“首先,古美门先生您自身的气质就和这里完全不同呢。其次,我没记错的话,古美门先生并不是从这里毕业的,是从……”

“学长。”羽生一把揽过古美门的肩头,笑容满面,只是语气带上了一丝不悦:“学长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招呼先打到这里吧?我们还有急事。”

又是被挑起来就知道逃避吗?古美门对着羽生轻轻摇了摇头,紧接着带着夸张的表情笑着跳到了寮的面前:“哎呀~正如你所说呢!我的的确确不是从这里毕业,而是在一个三流学校完成我的大学生涯的。你这么了解我,看来确实是我的超级粉丝呢~多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关注,以后我会更加努力的!”语毕,古美门转着圈对着寮做了一个时下美少女偶像最流行的爱心手势。

 

“……”

 

“噗嗤”,后方的羽生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羽生本身就是笑点低的人,古美门当初调侃别府法官的时候只有他自己清楚究竟费了多大力气才没有发出声音,虽然最后自己的表情还是出卖了自己。

听见羽生笑声的寮也跟着笑了起来:“古美门先生果然和传闻中一样是个很有个性的人,晴树能有您这样的朋友真是太好了,也难怪当初他无论如何都想回国呢。”说完眼神在两人之间转了转,嘴角露出了奇怪的笑容。看到那表情的古美门愣了一下,紧接着警惕起来。

 

“你……”“啊啊,我也是这么觉得,没有比古美门先生更好的人存在了。”

古美门现在很想转身糊羽生一脸。

 

“咳咳,那我就不打扰二位的参观了。古美门先生,祝您玩得尽兴。”寮双手插兜,微微鞠了一躬,真是不知道该说是有礼貌还是没礼貌的一个行为。“借你吉言。”古美门跟着装模作样地也弯了下腰。

寮直起身,似笑非笑地看着二人:“对了,我们这里可没有树林哦?”

“!!”听到这里,羽生难以置信地看着如此暗示的寮。

“哎呀~那可真是太可惜了,您作为常年在这里工作的人居然没有树林这样陶冶情操的休闲场所呢。顺便一提,我的事务所可是有一个很漂亮的庭院呢,工作之余在那里喝杯茶真是相当享受的事。”古美门一脸洋洋得意地竖起了食指。“我推荐您还是去一个更自由的地方工作吧,老师?”

“呵。”寮转过身,偏着头看着二人“很可惜,我暂时没有这种打算呢。不过,我想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吧,下次见面我会好好告诉您答案的。”

“那我可要期待下了呢。”

 

看见寮稍稍走得远了点,古美门才重重地对着他的背影呸了一声。

“先生Good job!”羽生对着古美门比了个大拇指。

“咕你个头!你刚刚回答的那么暧昧是想找事吗?!那个人很明显看你的眼神不对吧!你作为律师的敏锐性上哪里去了?!”

“他怎么看我都没关系的先生,比起这点,您应该更在意的是他对您的那些评价吧。”羽生垂下眼,抬手想要抓起古美门的手,顿了一下还是放回了身体两侧“他这个人如果不是碍于面子,早就想尽花招把那些比他显眼的人置于死地了吧,虽然一直以来他在暗地也没少做就是了。抱歉,是我疏忽了。”

“你是疏忽了!你完全疏忽了你是个律师!律师就该好好拿语言做武器死命地骂死这种人!你个脑子进沙子的超级笨蛋悠闲国王子还是回去卖脸吧!”古美门张牙舞爪地扑在羽生面前说教着。

“律师不是这样当的吧……”羽生一边苦笑着举着公文包抵挡着古美门的攻击,一边小声嘟囔着。

“那你说说律师要怎么当啊?winwin先生?”

“先、先生,您先停一下,有事情回去再争论吧。学生都在看着我们呢……”

古美门收住手,扫了一眼周围,确实有很多学生在看着自己窃窃私语,只不过很快大半女生又把视线放在了羽生身上。古美门叹了口气,摆摆手表示放羽生一马。


场面暂且安静下来了,一个女声才怯怯地响起:“那个……是羽生晴树先生吗?”

两人这才注意到旁边有个早就站了许久的女孩子,正拿着文件夹挡在嘴前。注意到二人视线的她眼睛很快移向了别的方向。

“是我。”羽生扬起恰当的笑容,走到女孩面前。又是这种恶心的表情,古美门双手抱臂翻了个白眼,就是这样才让那么多女孩子抱有幻想啊。那个女孩踌躇了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抬头看着比自己高了一截的羽生:“那个……我是来带您去典礼厅做准备的,如果、如果没有其它事了的话,就请您跟我一起走吧。”

“啊,没问题,现在动身就可以了。Sorry刚刚在外面逗留这么久,让你找了好久吧?”

“没、没关系的,不麻烦,这是我应该做的。”

“好好,所以我们赶紧出发吧?”古美门实在看不下去,走过去狠狠地拍了下羽生的后背,说不定待会就是你一言我一语地客套话了,他可真是烦透了这种场景。

“古美门先生说得对,我们还是快点赶过去比较好。”羽生笑眯眯地看着正摆着一张臭脸的古美门。“那就麻烦你带路了……欸?你没事吧?”羽生这才发现女孩子刚刚放下的文件夹又重新捂住了半张脸。

“没没没没事!我只是见到羽生先生太激动了。”女孩红着脸使劲摇头。

“哎呀,你这么说的话我会很不好意思的。”

不好意思啥啊!你不是早就对这种状况司空见惯了吗?古美门在心中对着羽生比了个中指。




——————————————————-

下最晚明天就能发出来啦,其实还是写超了。


评论(2)
热度(40)
© 麻油的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