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涂写写三=͟͟͞͞└(┐卍^o^)卍

【LH2 /羽生x古美门】毕业祭(下)

不出古美门预料,这一路上基本没有自己说话的份,嘛虽然本来就不该有自己的事。作为校友的两人正聊着学校这几年的情况,古美门并不感兴趣,只好在一边百无聊赖地看着道路两边的建筑物。不愧是有年头的名校,虽然校园的占地面积是一点都称不上大,气势可真是丝毫没减弱半分。在路上擦肩而过的学生也是充满朝气,虽然刚刚被自己在心里嘲讽太过悠闲,但是一回想起自己上学时的情景,对比显而易见。
“当年上学的时候我特别喜欢食堂的猪排饭呢。”“啊,是的。的确很好吃,我也很喜欢。”
听到对话的古美门又想起了自己学校的食堂,心里一下子产生了莫名其妙地不平衡的感觉。谁叫是资本主义的学校呢,古美门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那羽生先生现在是在古美门先生的事务所工作吗?”
“算是吧,虽然说不定哪天就被先生踢出去了呢。”羽生苦笑着。“不过没想到你一眼就认出先生了呢。”
听到这话的少女又涨红了脸:“我、我只是在新闻上看到过而已。绝对不是因为别的什么的。”
“啊、是这样啊。”
可疑的后半句让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起来。此刻的古美门并不打算救场,哼着不成调子的歌自顾自地向前走着。
“羽生先生,这里就是后台的准备室了。”少女低声说道。羽生心里松了口气,刚刚就算是自己也不知道如何缓和气氛是好。
“谢谢,你可以离开了。”“好、好的,祝您演讲顺利”得到允许的少女转身离开,走之前抬头看了眼古美门的方向,看到古美门转过头的一瞬间抱着文件夹快步跑开。
“……”
“现在的女孩子都那么奇怪吗?”羽生耸着肩看向古美门,在他印象里女孩子总是会下一秒做出难以理解的举动。古美门张了下嘴,片刻后又合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唉,刚开始我还以为接待我的是寮学长,早知道不是他的话我一定……”
古美门用力地咳了一声,指了指走廊的时钟。
“啊、还有半个小时……先生要和我一起进来吗?”“在里面太无聊了所以我拒绝。”
“也是呢……”虽然羽生又摆出了当初听到自己不来时的那副表情,古美门额头的青筋跳了跳,往羽生的腿上狠狠地踢了一脚。“你装这个表情装上瘾了吗?赶紧进去吧你。”
听见房间门被古美门重重关上,羽生叹了口气。说自己装什么的真是太冤枉了,明明自己是真心的。

由于学生都从正门进入,位于背面的这条走廊就显得十分空旷,皮鞋在白色大理石地砖上发出的声响不断产生回音。古美门走到窗台前,看着从二层楼看到的校园。打开窗户,漫天樱花瓣从外面扑面而来,古美门嫌弃地用手用力扇了扇,还好自己并没有花粉症。
……自己进去的话真的是太显眼了。他不是不喜欢万众瞩目,但是唯独现在他很想安静一会儿,没人认出自己最好不过了。为什么呢,古美门也不清楚。
“哗哗哗哗哗。”
听到了远处传来的掌声,古美门回头望向走廊的尽头,看来是毕业典礼开始了。典礼预计也要两个小时左右。为什么当初要答应羽生过来呢,明明没有什么事可干,大概当初刚睡醒的自己实在是没有动脑子吧。古美门撇了撇嘴,转身走向了楼梯间。
随便去哪里走走消磨时间好了。

羽生在台下坐着,心不在焉地看着台上的人换来换去。古美门不在这里,他觉得自己来这里的意义失去了一半。
在后台的时候被人好奇地问到为何不趁机不再看一眼稿子。羽生愣了下,将公文包打开给对方看。“空的?”对方一脸吃惊。“我以为里面一定是为上台做准备的呢。”
羽生指了指脑袋:“想说的都在脑子里,到时候上台自由发挥就好了。”
“厉害,真不愧是羽生啊,谈话技巧一流。”羽生听完笑笑,不置可否。
与其说是想给后辈们说的话,其实更是想对先生说的话。这些句子脑中反复沉淀了好多年,怎么可能轻易就忘掉呢?可是现在好像也没办法让古美门听到了,羽生一脸苦闷地向座椅后方靠了靠。如果刚刚没有发生那件事的话……他现在真想对着寮喊一句Fuck。
坐在羽生身边的一名女性教师诧异地看着身边这个表情变化多端的帅哥。

虽然座位上的人都各怀心事而没有在意究竟典礼说了些什么,也总算毫无波澜地进行到尾声。羽生回过神来,整理了一下衣领和领带,准备上台。
另一边,古美门本想着去远一点的地方逛逛,到最后还是只敢围着这座小楼转来转去。要不还是离开这里好了,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楼内模糊传来了羽生的名字。
终于可以回家了吗?!这是古美门的第一反应。

“谢谢大家。”羽生站在聚光灯下,像是当年的自己一般,只不过如今的他想要告诉大家的,终于是真正属于自己的真心话了。羽生闭上眼,深吸一口气。
“首先,恭喜大家完成了学业。”
“虽然学校邀请我给大家演讲,However,我这里没有什么成功的经验分享给大家,我只想说一说我的过去。”
“曾经的我和在座的各位一样,怀抱着伟大的理想在这里学习,想要用自己的知识改变社会。其实这个理想并没有错,倒不如说,我希望在座的有同样想法的永远不要放弃自己的这个理想。不,是我希望你们在看到这个社会黑暗的一面之后仍然没有改变这个理想。”
随着古美门走上二楼的阶梯,羽生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大,古美门用手试着推了下礼堂二楼的后门,木门随即吱吱呀呀地开了。
古美门吓了一跳,慌忙看了眼后排的观众,好在只有几个看了眼便又回过头去的学生,古美门松了口气。

“我很感激一个人,他曾经是我的老师,是我的对手,现在是我的上司。”
说到这里,羽生不由自主地看了眼后方,却看到了本没有出现在这里的身影。听到羽生提到自己的古美门也愣了一下,看向了在台上最显眼位置的羽生。
两个人一瞬间四目相对。
羽生突然的暂停让很多人好奇地顺着视线向后方看去,意识到不妥的羽生立马清了清嗓子,继续演讲起来。
此刻的古美门早就半蹲在最后一排的座椅后面了,听到羽生的声音重新响起,才敢悄悄从一边探出头来。所幸礼堂的后几排是空的,加之观众里迷妹比较多,大部分人早就重新看回了台上。古美门拍拍胸口,悄悄坐到了最后一排不起眼的地方。看在羽生正在台上拼命夸自己的份上就再原谅一次吧,古美门惬意地翘起二郎腿,果然资本主义的座椅还是比较舒服的,不过还是比不上自己事务所那张啦。
没过多久,古美门就由一脸惬意的姿势换成了埋头的姿势。
夸得有点太多了吧……

“爱上丑陋。”
羽生面带微笑地说出了最后一句话,而后雷鸣般的掌声、欢呼声在礼堂中响起。
早就站在门外的古美门也不自觉勾起唇角,如果能欢笑着迎接毕业的话,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了。现在的他们拥有优秀的文凭,出色的成绩,无论怎么想都是令人高兴的事呢。
如果当时的自己也能拥有这份欢喜的话就好了。

学生都已经散去,古美门却迟迟没有等到羽生出来。他只好再次从后门走进去,看到羽生还在那个地方站着。这个人是傻了吗,还是太留恋母校了?古美门刚想开口,羽生远远地向自己招起手来。
“先生~过来这里~”
“……哈?”古美门不是很明白羽生这样做的意义,不过还是一步一步走了下去。
“你想做什么?”
“咳咳!”羽生站在讲台后,摆出一幅严肃的表情。
“……?”古美门越来越不明白这个人了。

“古美门研介,恭喜你今日从庆应毕业!”羽生压着嗓子,学着刚刚老校长的语调一字一顿地说了出来。然后绕到古美门面前,弯腰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嘿嘿,这是盖章……啊!”
古美门狠狠地锤了羽生的肚子一拳。
“呃——很痛啊先生——”
“啊,抱歉,我以为你脑袋坏掉了,疼痛疗法可能能让你清醒点?”
“好过分?!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啊?看到”古美门投以了怀疑的目光,羽生只好接着说下去。“其实……在我心里,先生才是最适合这里的人。”
古美门愣了一下,看到他这副表情的羽生挠了挠头“怎么说好呢……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可是听到寮说那样说您我真的很不甘心。”
“先生您总是在帮助我,今天也是。那个时候也是您把我拽了回来。”
“喂……这些话你刚刚不是说过了吗?”
“其实我想对您说的不止是那些。我想成为可以保护先生的存在,而不是现在这样一味接受先生帮助的人。无论如何,先生答应和我交往了,我也不可能一直这样靠着先生走下去。”
说着羽生伸手包住了古美门的双手,“我发誓,我一定让自己比现在更成熟的。”语毕,用额头抵在了上面。

“想要变得成熟的话就先把你这王子一样羞耻的行为改改啊小鬼!”
“啊……”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的羽生忽然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看着这样的羽生,古美门笑了起来。
这个人,果然很“讨厌”啊。

评论
热度(39)
© 麻油的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