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涂写写三=͟͟͞͞└(┐卍^o^)卍

【LH2/羽生x古美门】突发的转生脑洞(上)

*转生设定

*大纲文

*请不要在意关于历史上的BUG


————————(前世书)

“先生……”

古美门呆滞地看着从羽生腹部涌出的鲜血,颜色像极了多年前自己院落里的那株暗红色的桃花。


当年的自己真的恨透了那桃花。

“像腐血洒在地上一样,这感觉真是让人不舒服。”古美门站在走廊上,厌恶地别过头。

“我倒是不这么认为呢先生。”羽生走到庭院中捡起一片花瓣,“如果血洒在它应该洒在的地方,那也应该是美好的事。”

“呵,果然是头脑简单的热血男儿才会说的话呢。”

“先生,我说过,如果是为了民众,我什么样的事都可以做的出来的。”羽生笑着松开手,梅花瓣悠悠飘回了它本来的归宿。“我留洋学习的知识总会用得到,如果光靠语言不能改变现状的话,我的刀也会随时待命。”

古美门看着羽生,不置可否,抱臂走回了房间。

羽生总有一天会为了他那天真的、不可理喻的大义而白白牺牲。

那一腔鲜血将撒在哪里呢?古美门并没有过多思考过这个毫无意义的问题。



那个问题得到了答案。

真是最差劲的答案。


羽生不仅仅是他不情愿收下的学生,也是他向祖国报告的通信人之一。

古美门作为卧底在异乡生活了十几年,也许当年曾经热血过,但现在的他充满疑惑: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成为卧底的?

两国无意义的战争打了一年又一年,在敌国成为了官僚的自己只是像个与世隔绝的仙人一样呆在自己的院子里不闻不问。羽生就算来了,也闭口不提战争的事情,只会谈论一些诸如祖国的粮食丰收了一类的事情,无聊到古美门想要打哈欠。

羽生在刻意向自己隐瞒那些绝望的事,古美门很清楚。

羽生对自己是什么样的感情,古美门也很清楚。


“我的身份好像被怀疑了。”

某一年冬天的古美门对着刚刚踏上走廊的羽生,轻描淡写地说道。

羽生低下头,苦笑了一声。

“我知道,我来这里就是告诉您这件事的。”

“啊……果然我成为了弃子吗?毕竟我已经很久没有提供信息给他们了呢。不过也好,终于可以结束这样的日子了。”

“先生,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思考。”

“恩?”

“也许您是对的,按我想像的方法可能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你难得开窍了呢,死前终于有点让我感觉还算高兴的事了。”

羽生翘了翘嘴角,随即换上了严肃的表情。

“……先生,我有话想要跟你说。”

“又怎么了?”古美门心里有点不安起来,毕竟这个时候表白可真不是什么好时机,何况自己已经是将死之人。

“我可以看看您的刀吗?”

说着这话的羽生露出了古美门从没有见过的、温柔至极的笑容。


这把由父亲传给自己的刀,在古美门手里为其染上了鲜血。

而羽生的双手正覆在古美门的手上,引导着他将刀刃更往身体里去。

“不……等等……你这是要做什么……”

古美门的声音颤抖起来,他可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展开。他拼命想要挣开羽生的双手,却发现自己连这样的力气也使不出来了。

“先生……事已至此……如果您……现在暴露的话……您之前的……不就……白费了吗……”

羽生变得苍白的手渐渐松开,古美门慌忙将剑拔出,失去了支撑的羽生滑坐了下去。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相信……先生您会明白的……”

羽生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却因为疼痛变得扭曲起来。古美门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瞪大了双眼“你……”

“您……一定要……变革……可以……停止战争……”

声音越来越低,羽生闭上了眼睛。


古美门觉得好像自己很久之前就已经知道这样的结局一样地平静。

有时候他也痛恨这样铁石心肠的自己。

“我也不一定能替你完成心愿啊,羽生。”

古美门握住羽生冰凉的手,将额头抵在了上面。


“到最后都留给我这么艰巨的任务,你可真是天真得不可理喻。”


因为斩杀了间谍,古美门受到了本该是敌国之主的重赏。

至于古美门的身份?

“是的,我很久之前就想要投靠您了,所以才会来到这里。”

古美门微笑着举起了酒杯。


古美门自此变成了自己故乡里家喻户晓的叛国者,而原本的敌国此刻变成了自己后半生将要效忠的国家。

真是戏剧性啊,古美门将酒一饮而尽。

自己的人生也好,国家的命运也好。



————————上(完)

评论(3)
热度(23)
© 麻油的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