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涂写写三=͟͟͞͞└(┐卍^o^)卍

【LH2/羽古】他的婚礼(一)


*突发脑洞 ,私设多

  
**桑和先生都写作先生,主要是感觉汉语中称呼xxx律师太过生疏……
 
  
  
  羽生是傍晚到达成田机场的,他的心情很糟糕,以至于一路上的低气压让商务舱的空姐一直小心翼翼地看着这位乘客。好在羽生在人前习惯性微笑,多少让对方松了口气。
  当然人长的帅,臭着脸也不会让对方觉得厌恶大概也是真相之一。
  实际上,这次回国是他突然的决定,所以根本没有收拾行李,拿着卡就冲动地跑到了机场,原因是去参加自己喜欢的人的婚礼——不是和自己。
  
  “你问我古美门先生怎么样了?他最近在发愁婚礼的事情呢。”
  听筒那边兰丸语气轻松地回答道,可听筒这边的羽生却愣了一瞬。
  “婚礼……谁的?”他带着不确定的希冀,声音微颤。
  “古美门先生的婚礼啊。”那边还是一如既往地愉快声音。“下个周一就要举行了,他希望婚礼上的人可以多一点,所以我们都会去参加,要是晴树你在这里该有多好,那就更热闹啦……”
  之后兰丸的声音被冲天的耳鸣声所掩盖,羽生感觉到自己开始变得不规律的心跳,仿佛要冲破胸膛一般。
  
  “喂,羽生?信号不好吗?”
  “在,我在。”羽生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我会去参加的。正好我有事要回国一趟。”当然是借口。
  “咦?真的吗!”
  “对方是……”羽生顿了顿,没有说出那个呼之欲出的名字“怎么样的女性?”
  “唔——成熟?毕竟年龄比我大嘛哈哈哈哈哈。不过对先生很好,非常关心他呢。”
  “哈哈哈。”羽生僵硬地笑了两声,他此刻可是完全笑不出来。
  
  羽生原以为自己真的面临这一天的时候会非常平静,他总是这样相信自己。事实上现在的他必须感谢男人的泪腺足够大,才没让他的眼泪流出来。
  ‘那个人对先生很好的话,那就足够了。’——他是这么想的,是想这么想的。要是真的能够打从心底这么豁达的想,可能会更轻松吧。
  
  羽生也许做好过古美门不会属于自己的准备,也许并没有。
  
  值机完的羽生坐在沙发上,烦躁地一遍又一遍拿出手机确认着时间。就好像自己早到达那里一秒就可以多一点抢回古美门的机会似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等到他回过神来,手里已经攥着通往日本的机票了。可是真的去了那里又能做什么呢?难道真的要大闹婚礼抢走新郎?
  这种戏剧性的展开也只能在脑内播放了吧。
  
  与此同时,另一边——
  
        “你真的这么和他说了?”沢地摇晃着酒杯,看着灯光下不断变化的液体,漫不经心地问道。“虽然他这么说了,也不一定会来吧,毕竟对他来讲,也算是尴尬的事情了。”
  “晴树他一定会来的。”加贺单手撑着脑袋,笑嘻嘻地看着她“如果他来了,沢地姐姐和我约会吧。”
  “你?”沢地挑了挑眉,“很抱歉,我没有和小孩子约会的兴趣。”
  “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经24了!”
  “对我来讲你的毛都没长齐呢,上面也是,下面也是。”
  “你要给我证明的机会嘛!”加贺撅起嘴,做了个委屈的表情。
  “还有吗?”沢地决定无视掉他。
  “什么?”
  “你叫我出来只是想聊聊你和羽生先生的这通电话?对我来讲没有什么意义吧。”
  “怎么会没有意义呢?”加贺凑过去“你很好奇吧,那个迷人精的做法?”
  
  沢地没有回答他,只是默默地喝着酒。女人的八卦心强这种事怎么能说出来呢,她在心中生着对方的气。
  
  
  
  
  
  
  
  
  

评论(9)
热度(37)
© 麻油的被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