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涂写写三=͟͟͞͞└(┐卍^o^)卍

前几天蛮冷的,不禁脑了下冬天出门的浅神(完全没到季节),圣诞节也很棒!虽然这个片段完全没有圣诞节的事情……


十二月份的夜晚,两人并排走在公园里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因为穿着厚厚的鞋子的缘故,这条路也不显得那么凹凸不平了,神楽在上大学的时候很讨厌走这种路,本身不可能有车辆进来的路上何必把它弄的这么坑坑洼洼呢,即使传言有保健效果,神楽还是觉得舒服才是重要的。
不过现在的他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鞋子的缘故还是什么,好像没有那么在意脚底下的事情了。
“真冷呢。”一边的浅間伴随着嘴边喝出的白雾,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恩,是啊,十二月份了啊。”神楽整理了下围在脖子上的围巾,灰黑相间的格子样式,是上个月浅間送给神楽的。
“真难得,这种天气下你愿意在晚上出来。”浅間的脚步在波光粼粼的人工湖边停了下来,将双臂撑在了上面“觉得很冷的时候就回去吧。”
神楽紧跟着靠了过去,因为寒冷,不自觉的用嘴哈气以此来取暖。红红的鼻头被水面的光映得更加明显。
“神楽,你的手套呢?”浅間诧异地看着神楽那双没有保护措施的双手。
“忘在特解研了。”神楽倒是无所谓的样子。
“这可不行,来,你用我的吧。”浅間一边说一边脱下自己的手套。
“啊,不用了浅間桑,我没事的,你的手还要拿枪呢。”
“我的皮肤比你耐冻啊,你也得用键盘不是吗。喏。”浅間将神楽的手抓起来,把手套放到他的手心中。
神楽低头看了一会儿,决定不再推脱什么,准备将它们穿上。不过浅間的手实在大太多,神楽的手在手套里摇摇晃晃,放下双手都有掉落的危险。
神楽又哭笑不得地抬起头看向浅間。
浅間挠了挠头,“那……你把手给我。”
“?……好?”神楽疑惑地将双手慢慢伸向浅間。
浅間蹲下身子“扶住我的肩膀。”
“到底……?”神楽虽然依旧不明白他的意图,但还是乖乖照做了。
“好!”浅間猛地将神楽抱了起来。还没明白过来的神楽转眼之间双脚离地,不由得一阵眩晕。
“喂喂喂这……这是?!你在做什么啦快放我下来啊!”好不容易明白过来的神楽在浅間怀里挣扎起来,意识到动作太大会引起其他人的瞩目之后又变成了小声的抗议和无声的捶打。
“你把手都伸到我后背里吧。这种姿势你应该很方便做到。”
“哈?!你这个变态!日本怎么能有你这么变态的刑警?!”
“等等,你想什么呢,这样你两个手不都有地方保暖了吗?我想过握着你的手走,可是那样只能保护一只手啊。”
“所以说我没事的啦!而且我可以用大衣口袋的啊!你快把我放下来啊!太丢人了……立刻!马上!现在!”
“大衣口袋不管用的,经验之谈。”浅間一脸严肃的对着神楽说,看着浅間这么近的脸,神楽一瞬间倒是忘记了怎么挣扎了。
不过天才的大脑恢复的也很快“问题根本不是这个吧!”真是的,这个人到底是迟钝啊还是一个谋略家啦!


最后浅間还是乖乖的把神楽放下了

评论(1)
热度(7)
© 麻油的被窝 | Powered by LOFTER